饭饭电子书论坛言情耽美动漫科幻网游同人连载

[BL/杀破狼2同人]《狼犬》(06月24日15楼更新至第...

作者:心雾远
文 案:文案废、没准备
主 角:洪文刚、高晋
配 角:洪文标、安叔
关 键 词:病娇攻 忠犬受 ?
作者有话说:洪晋什么的真是可萌可萌啦
目 录:






“混账!叫班人做事!”
“阿一大早的发那么大火做什么?还没到门口都能听得到。
“不就是一个死扑街,无论如何都要和我抢块地。就凭那副病病歪歪的破身体想同我斗?简直是买棺材不知地!对了财哥,上次那件事怎么样了?”
“嗯,我今日约你出来就是想跟你说这件事情。高先生前天到了香港,我托了很多关系总算让他答应今晚出来吃个饭。到时候好好表现,只要他点头,以后就不愁没大茶饭吃。”
=======
“高先生,你觉得我之前那个提议如何?”
阿财刚起了个头不料对方电话却响了
那人用泰语说了两句之后,猛然起身,然后朝餐厅门口走去。
阿财和阿彪同时起身,想要跟过去。而对方则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坐着。
“想不到这个高先生这么年轻,啧啧,瞧那身装束和举手投足间的气质,与其说是那种身份,还不如说是个东南亚修养极好的贵族。财哥,他真没问题?”
“他现在是泰国那黑狱的负责人,这可是明面上的身份,官方的人。实际上,能跺跺脚而让整个东南亚地下势力震上一阵的也就只有他了。听说泰国的武装势力中也有他的手笔,能耐着呢。不过不好接近,平日里也低调。基本上除了我刚刚说那些,其他的也就只知道他小时候在柬埔寨带过几年,在香港也待过几年,懂八种语言。再说了,做那条线可给他揽了不少关系,这回要不是我表姨婆的妹妹的小女儿刚好嫁给了和他关系很铁的合作伙伴的弟弟,我都请不来这顿饭呢。”
“看来这人的水可是够深的。”
“管他深不深,能赚钱不就行了。”
两人在那人出去的时候闲聊着,正主一回来便自觉熄了话题,带着虚伪的笑意象征式的问了几句例如,是不是有什么事?需不需要帮忙之类的废话。
对此那人只是倒了杯红酒点了根烟。一边抽着烟,一边品着红酒,任凭那两人一搭一和的说着话,却半句都不答。
只是从脸色而上可以看出这位高先生的心情恐怕并不佳
……
这种声音夹杂着几人的脚步声一起传来,在这个被包场了的西餐厅特别明显。
而其中时不时传来的沉闷咳嗽声,更布上了一股莫名的诡异感。
=======
“是你!”
阿彪看见被护在中间的人后,想也不想的抽出藏在腰间的枪,毫不犹豫的对着来人。可惜还来不及动作,一条鬼魅的身影便闪至身前,干脆利落的将手中小刀绕了一圈,阿彪无根手指便齐齐落地。随后便是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阿财还没能从突如其来的情况中反应过来,便听到那边高冷了一整晚的高先生难得开了尊口,并且光从话语之中便可感受到一股浓浓的谦卑姿态。
洪先生您来了
“刚刚,你的人很及时。”
谢谢
当阿财终于回神,看向那个有些阴暗,有些佝偻带着口罩的灰白了头发的男人以及站在他身侧后方,身姿挺拔,高贵冷艳却在此刻多了几分温柔的男人,阿财深深的明白阿彪当真是捅了大篓子了!
01

清晨的阳光洒在床上,静谧温暖。
高晋依旧准时准点的敲响了自己的生物钟,看着身旁仍在熟睡的人,内心一片祥和。
他十岁那一年被洪文刚捡到,那时24岁的洪文刚恰好迈过了第二次医生预言的生死大关不久。
而他不过是一个赌徒和一个妓女之间的产物。一个可以随随便便就可以因为那所谓的父亲欠债问题而被卖掉的东西。
四岁就被杀手集团相中培养,七岁第一次杀人。九岁登擂厮杀,而十岁……十岁的时候,作为废子本应面对被扔去喂狗的宿命,而幸运的是他遇到了洪文刚。
从此,他有了新的身份,新的人生。
他成了洪文刚名下的养子,接受着高等教育,学着上流规则。他不知道别人是怎样的。他也不知道人生该是怎样的。他可以参照的人唯有一个,洪文刚。
那时的洪文刚仍是轻狂年少,硬是撑过了两次死亡预告的他意气风发。
矜贵、强大、自信。
洪文刚身上有着很多高晋无法理解的东西,高晋越是好奇越是关注,越是关注越挪不开眼,周而复始。当高晋在迅速成长后,他已经成为一个比曾经的洪文刚更加高贵,更加强大,更加运筹帷幄的人,甚至可以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那时的他不需要再参考别人,但同样的也再没人入得他的眼,似乎能在他人生轨迹上占据一席之地的似乎除了洪文刚便只有洪文刚。
高晋难得可以浪费一丝丝时间来想这些有的没的,然而却没能持续多久。
放在床头柜的手机震动了两下。
洪二少和少奶奶正在前往康园的路上。
高晋看着安叔发来这条短信仅仅回了三个字:知道了。
洪文刚身体不好,睡眠质量并不佳。哪怕是这几天比往日好些,手机轻微震动的声音依然是将他扰到了。
高晋瞧着洪文刚有转醒的迹象连忙靠近轻轻将人搂住然后细声道洪先生还早您再休息一会儿
高晋的声音很好听,特别低声说话时哪怕毫无情感起伏都依旧能让人沉醉其中,极有魅力。所以就算是差点要转入暴躁状态的洪先生也很好的被安抚了,在半梦半醒之间不轻不重的冷哼了一声,然后放松了身子继续睡。
直至洪文刚再次陷入熟睡的状态高晋悄悄起身,为洪文刚掖好被子才退出房间,往衣帽间的方向去。
高晋洗漱穿戴完毕,直接下楼去了花园。
瞧着高晋的动作,守在一楼的人立刻自觉将给高晋的早餐给摆了出去,甚至当洪文标夫妇到后都直接在大门口便将人半请半带的绕过主屋直奔花园。
原本洪文标的老婆开门那两个保镖毫无印象,对方又态度强势便很是不爽。有心是要训斥几句那几人不懂规矩!奈何被洪文标拽住了。
“这些不算是大哥的人,千万别闹。”
听到老公这么一说,好歹算是黑道家族出身的Candy自然不至于一点眼力都没有,只是脸色却不大好看。
两人跟着那两个保镖来到花园,只见一个西装革履的人,一手持着报纸,一手端着咖啡,翘腿而坐,上身笔挺,任谁看了都不由在心中暗叹一句,风景如画。
Candy靠近老公耳旁悄声问了一句:“这人是谁
她并没有得到答案,只是被老公拉着走到那人的身旁。
“高先生。”
“坐。”
那人说这个字的时候眼睛甚至没有离开报纸一眼。
Candy心下莫名一颤,感觉浑身发寒。
危险!
眼前这个人很危险!

02

洪文标拉着老婆坐下后,很有几分忐忑。高晋不开口,他也就干坐在一旁不敢开口。
高晋是他哥的养子,那不过是名义上的事情。高晋未成年的时候跟他们住在一起几年了,和洪文标从不亲近。似乎他对洪家除了洪文刚所有的人和事都不放在心中。而洪文标从小就是个听话的老实小孩,虽觉高晋的态度有些傲慢,心中也确实不喜,但也不会有太多为难,两人之间至少算是平和的相处,算是同一屋檐最熟悉的陌生人。
只是随着高晋的成长和能力的见长,高晋不但开拓了属于自己人生的道路,更是开始过问处理洪文刚身边的事。
高考的时候他想报信息编程,但是洪文刚对于他这个选择显得不可置否。没有支持,也没有反对,只是嗯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但是,后来他收到的却只有医科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他非常生气的跑去问哥哥这是怎么回事。洪文刚先是静静的听着他愤愤的讲完情况,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默默将视线移向站在他身侧的高晋。
“洪先生,家里还是有个医生方便些。”
没有任何的解释,干脆利落的默认这件事情的确是他做的。
最终洪文刚扔下一句:“照办吧。”便回了房休息。
洪文标不能理解他哥哥的做法,而那个小他几岁擅做主张左右他日后人生的人也让他感到十分的愤怒。他想也没想的对着高晋便吼了一句:“你不过是我哥养的一条狗!凭什么做我的主!”
“当年是洪先生救了我一命。”高晋回这一番话时是淡漠的,似乎对于洪文标的言语他并没有太多的感触,随后他又接了一句:“你那个乖巧的小女友不出意外的话会安安稳稳的陪你一起读完医科这五年。”
“你!”
他的女朋友家庭普通平凡,长得也并不太出色。只是,对方的温柔体贴,善良乖巧让他十分动心。同时他也很了解他是没办法和这个女孩在一起一辈子的,因为他哥哥绝对不会允许这种身份的人进他们洪家的门。所以他一直都小心翼翼不想让哥哥知道,就是希望能再偷多一点和女孩相处的时间。他还有很多很多事情没能为她做,他们也还有很多很多约定还没完成,他舍不得。
她是无辜的洪文标低吼了一声
“是吗。那又有什么关系。”就算真的是无辜的,那又有什么关系?就算真的是无辜的,那又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已经给了你选择的机会,答案?”
“读!我去读!”
“那么,祝你大学生涯愉快。”
听到满意的答复高晋也不再多作停留。
“等等!我哥哥那边……”
“暂时洪先生都不会知道的。”
看着高晋的背影,洪文标不禁疑惑:这个人……真的会忠心吗……
哪怕哥哥救过他,但他既然能瞒着哥哥做这么多事,他现在不过才十六岁。而且心这么狠,做事那么敢。还有那些不甚光明的过去。
这个人怕是,天生反骨。

03

安叔来到的时候就看见二少爷像是学生面对老师般的正襟危坐,满脸忐忑。算是洪家老人的安叔自然不忍心的开口:“二少你有什么想找洪爷也可以跟高先生说。”
对于安叔那强烈只有安慰意味的话,洪文标是根本不会信的。他又不是第一天认识高晋!奈何他老婆真的是第一天见到高晋的存在。
“我们是想找大哥谈谈关于财叔的事情。”
虽然只是一表三千里的关系,但是在Candy小时候老爸为了‘阿公’坐了七年,期间都是姨妈帮扶着她们家,所以姨妈开口要她帮忙,她也没法不管。其实到现在为止她都还没理清楚,为什么好端端的搭线吃个饭,谈个合作。最后会变得财叔旗下的场子不断被人挑事,不断被人扫。而且,明明原本他见的是高先生,为何却托他们跟大哥说情。Candy和洪文标拍了三年,结婚两年,来找大哥不下数十次,时常听到自己老公和其他人提到高先生,但直至今天她才真正见到这个人。
高晋已经将报纸看完叠整齐放在一边,随后立刻有人将他的报纸收走,并且给他重新换了一杯咖啡同时给他将手提摆好。这一切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让Candy除了感慨一句训练有素之余也不免疑惑于那份习以为常与毕恭毕敬。大哥平日身边跟着的和伺候的无一不是硬骨头,明面上都会卖各方一些脸面,要真让他们做事,除了洪先生谁都指不动。
安叔见高晋已经从报纸换到笔记本,从头到尾不发一言。便知,高先生这是懒得理会这些无聊的事情。
只能代为开口:“二少奶奶,那位财叔不会有事的。只要人没事其他的都是小事,你说对吗?”
Candy还想说些什么,安叔却微微的摇了摇头示意她适可而止。
Candy微微的咬了咬唇道:“那就谢谢高先生了。”
“医院的工作现在如何?”
“呃,还,还成。”
洪文标没想到高晋会突然问这个,回答得有些慌乱,好像被老师忽然考校一般。
再者,关于医院那份工作恐怕没人会比高晋更清楚。
自己被迫读了五年医,毕业以后高晋直接告诉他:“我在仁科医院给你安排了个职位,你周一去报道吧。”多余的话一句也没有。
五年的时间,可以习惯太多的事情,也可以改变太多事情了。
五年,他哥哥的身体越发的不如意;高晋的势力滋长迅速,越做越大;他自己也不再是当初那个懵懂无知的少年;
因此在报道的时候他发现高晋安排的工作是让自己堂堂一个医大高材生最后沦落到只当一个小小的麻醉师也并没有太多愤怨情绪。
五年也足够他成长,也足够他知道很多不该知道的事情。
只要他还是洪文刚的弟弟,他就逃脱不了高晋的掌控。不按照高晋说的来做,高晋有的是法子逼着自己就范。同样的,如果他不是洪文刚的弟弟,或者连活着的资格都没有。
这从来不是一道选择题。


04

在高晋问完那番话后,与洪文标夫妇再度陷入沉默。
高晋本来就是个不多言的人,而洪文标也不是个会热络气氛的主,Candy还没摸清情况不打算贸然开口,于是三人就这么一个拿着手提办公,一个持续忐忑,一个沉思的各忙各的。
时针又转一轮,高晋停了手中的工作合起手提起身往大厅方向返回。洪文标夫妻及安叔自觉跟上,而其他的人则该拿好手提的拿好手提,该收拾整理的收拾整理。
他们回到厅的时候刚好碰上洪文刚下楼
洪文刚一身睡衣睡袍未换,看着像是刚起的样子。高晋走到洪文刚身边,又陪着他走下来。待洪文刚才坐下,佣人便将备着一杯温水,一盅燕窝,一小杯药,还有一条热毛巾的托盘拿了过来。高晋此时却不曾同洪文刚一般坐下,而是左右折了折两边的袖口,然后将托盘中的东西一一摆在沙发前的小茶几上。
洪文刚扫了一眼那些东西,冷冷的问:“唔系讲左今日要炒河同埋豆浆油炸鬼咩。”(不是说了,今天要炒河粉还有豆浆油条的吗。)
“洪先生,这是我从泰国特地给您带回来的燕窝,您尝尝。”
洪文刚脸色沉沉的看着答非所问的高晋,对方非常坦然的与之对视。
“一大早就甘甜。”(一大早就那么甜)
面对洪文刚那一脸的嫌弃,高晋视若无睹。
“我知道您不爱吃太甜。”
洪文刚想了想,似乎也没有什么可以反驳的地方。如果真要考问现世谁最了解他,最知道他,若高晋在,怕是他弟弟都得靠边儿站。
可是他今天早餐就是不想吃燕窝
Candy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的,这位大哥在她印象里从来都是诡秘羸弱又让人望而生怯的。极少见这么……这么……
Candy那边还在千回百转的寻思着用什么合适的形容词。安叔和洪文标那边早已悄然对视一眼,看到彼此之间习以为常的无奈,心道:大少(大哥)又开始使性子了!诶!
其实洪文刚先生平日里的确很符合各种高大上的形容词不过大家都轻易忘记的一点是无论洪先生表现得如何让人赞叹实际上他还是一个病人
一个久病难愈的病人。
病人任性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问题不过是在于当你病的时候有没有任性的资本与资格罢了。
而偏偏总有人就像某首歌歌词里面那句什么来着?哦,对了!
‘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洪文标有时的确对高晋挺服气的。
自己哥哥自己知道,别看平日的那般稳如泰山,沉默是金,一旦性子上来那是十足十的无情无耻无理取闹!
可不管他哥抽到什么程度,高晋依然可以保持一脸面瘫有根有据有条有理的回复他哥且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理甚至风花雪月皆可。每当这个时候,洪先生的谈判之力总会降成负值,败北也是再寻常不过了。
不得不说,安叔和洪文标每次对于这种时候都深感棘手无力又万分期待热衷!
每每从旁看看,回味起来都是有些小激动的。


启迪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