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饭电子书论坛言情耽美动漫科幻网游同人连载

鬼王娶妻






鬼王娶妻上篇

我们之间的缘分,可以说是上天注定的开始。
在连名字性别都尚不明的时候,便有善良的四位月老为我们穿针引线。他们便是我们的父母,两位生死之交,一对闺中密友。
这便是我们的开始,老掉牙的套路,理所当然的指腹为婚。
她牙牙学语时,我正蹒跚学步。而我们所学的第一句话,变如此巧合的正是对方的名字。
日复一日,随着彼此间的成长。我们的感情如骨与肉,心与血。少了谁都将残缺不全,无法继续的活下去。即使是片刻的分离,等待我们的便是难眠之夜。日渐憔悴的我们在那些家人眼中,便成了品茶时用来磕牙的笑话。
伴着茶香素点的笑语中,我们的婚期便是下个月初八。
没有意料之中的欣喜,更多的却是紧张与不安。真的可以形影不离,却让我们害怕得利害。
思之若狂,却不得想见。
这都是什么狗屁习俗!
新人婚前不得见,违之必有灾!
这样的一句话,我一直忍到了下个月初一。
那天她盛装出行,行寺庙为我们的将来祈祷。这也是习俗的一部分,却一点都不招人讨厌。
我爱死这个习俗了,更欢喜的是,她必须一个在这禅房里待上一个下午,不许有任何人可以进来打扰。
思这至深言难语,唯有四目相对不转移!
盈盈一笑,我们好似陌生人般,小心翼翼的接近对方。
触碰着久日未见的心上人,相思之情如潮水涌过,无法退回往昔的平淡。
目中所视,心中所思!
何为情动难控,不过是将本该此月初八夜里方可行的夫妻之礼移至此时,让彼此真正意义上的属于对方。
灵魂与身体从此不再分开。
夜!
辗转间总是难以入眠,对她的思念已经不再是脑子的一个人的事情了,而是全身的毛孔、血液、皮肤以及生命的全部。
她家的后门,也不知是何时,我已经到了这里,更不知何时就爬了墙。
我们面对面的,她却总是低着头,不敢看我。
害怕被其他人发现的我,早早的灭了她房里的灯火,在禅房里发生的事再一次的重演。

只有这样,才可以解我的相思之苦!
如此一直到了我们成亲的那一天。
白日里的事我已经记不清了,不能时时刻刻碰她的记忆要来也没有什么用。
洞房门前,我紧张的不敢开门。明明这几天一下都有见面,可现在的胆子却是小的都快看不到了。
她,终于只是我一个人的了。
她,是我的妻子!
做了无数的深呼吸,才大着胆子,走进了只属于我们两人的世界。
红烛摇摇,她的那一身嫁衣着实让人生厌。
我看不到她的脸了,无奈叹气,只好把它们都给拆了。
许是事情发展的太快,她略有惊呼,身上就没有都没有剩下了,当然了,我也一样。
新婚之夜当然要办正事,其他的都不重要!

数月之后!
“若梅,我近日有些事得出趟远门,快则十天,晚则一月,我一定会回来。”
(补充一下,吾妻肖若梅,吾名梁玉颖。)
她笑而不语,只是默默的替我准备着出行的行装,还时不时的傻傻的偷看我。
还真个傻丫头,我又不是一走就不回了。
生意上的事,还真有些不想就如此离开,若是她的身子好些倒是可以一起。
与她一样的偷看着,为了我们的将来,分开也是必须的。等我,我一定会回来了的。
心中的誓言,离别时她眼角里轮转却又不肯落下地泪水,不停的鼓励着我,并提醒着我早点回去。
转眼间,我已在回程的路上,只是用了八有便结束了生意上的所有事。看着马车里大大小小的礼物和零嘴,全部都是她喜欢的。
想着见面时她或许会因为太开心而流出的泪水便狠狠的抽打着马儿。
我想要早点见到你。





鬼王娶妻下篇


喧闹的街道一如往昔,只是通往家的路,不知为何有些沉重。越是靠近越是寂静,最后入眼的的却是一片死寂的黑与白。不安的心,与眼前之景慢慢的融入一体。
死寂!
素服之人不断的从家里走出来,他们都含着眼,支支吾吾的在跟我说着什么。只是他们的声音却怎么也无法传进耳朵里。
他们在说些什么?
一个个都是脑子有病吗?
光是开口却并点声音都没有?
她在哪里?
是不是累了,还在休息。
亦或者,是生气了!
毕竟我们从未分开过这么久?
脑子里全是她的影子,本该出门的画面,她的笑容,她是轻声细语。

距离随着脚步不断的拉近,只是周围的苍蝇越来越多,嗡嗡的吵个不停。
她在客厅里静静的等着我,许是有些累了,即那么多人在她依旧睡得香甜。
只是?
她怎么时候开始有了奇怪的嗜好?
睡在一口大箱子里?
轻抚着她的脸,有点凉。
真是不乖,都有些着凉了,也不知道回房去。
“你们都散了吧!有你们在小梅便不好意思回房休息,改日我会带她一一去府上拜访。”
已经如此明说了,可他们却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反而围了过来,不让我带她回房。
一群没有礼貌的疯子!
.......
夜里,这个家里已经找不到半个活人了,原本黑白的死寂,早在那主人回来之后便换鲜红的惨烈。
来参加葬礼的亲朋好友,七零八落的散落的房里的每一个角落,如此才是真正的一家人,你中有我,我中有人的,分是不清手足,死后亦可以同穴。
如此后人才不用当心,上坟的时候拜错了人。
自那日起,此处除了满天的乌鸦就再也没有其他活物从此路过。
倒是街角里供人磕牙的话题都统一了。
某家的主人失去了妻子,回来之后便如同疯了一般杀光了在场的所有人,还把他们都经切碎丢得到处都是。
“尽说些鬼话,肯定是骗人吧?”
“谁骗人了,这是从衙门里传出来的,他们去收尸的时候亲眼看到的,回来之后吓得从此都不吃肉了,还有好几个都病了,到现在都还下不来床。”
谣言一点一点的传开,那家的主人,好似从一不开始就不存在一般,怎么也找不到他。
时间也不算久,人们就开始慢慢的忘记了有这件事。
不是记性不好,而是发生了更糟糕人事。

“不见了,什么不见了,那不过是个死人怎么就会不见了,难不到她还能从棺材里爬出来自己走。”
闲话往往是恐慌的开始!
今天是张家小姐,过几就是李家姊妹,再来就是陈家少奶奶,紧接着是沈家嫂子。
她们都是十六到二十五之间的年纪,还有一个共同点那便她们都是死人,都被人从棺材里盗走,几日便又都在城门外离奇的被发现,还都被糟蹋了。
连死人都下得手,还真是禽兽。
官府里的人开始并不怎么在意,真到失踪的不再是死人,就连活的女子也开始成为目标之后。他们才方知事态的严重。
半年之后,死去的女子越来越多,她们都是在被杀了之后才被侮辱的。
于是,镇里便有了这么一个传说。
时隔百年,鬼王便出现在这里挑选他中意的女子为妻,又因鬼王非人,不能与活着的女子结合,便只能将她们都杀害一一试用直到找那他真正的妻子方才离开。

        老天保佑这鬼王可以快点找到老婆离开。
大多的百姓开始如此祈愿!
“鬼王当真如此娶妻?”
途经此地的少年询问着他身边的少女,换来的却是一个白眼。
“姑娘,你们还是尽快离开这里为好,像你们这样好看的人,很有可能会成为下一个目标....”
好心的大娘看似还有话说就被傍人给拉走了。
“你乱说些什么,你看那个穿男装的姑娘,美得跟天仙似的,肯定会让鬼王满意的,到时候我们这里的姑娘也就安全了。”

她们说这话时也没有离他们多久远,这些旅可都是听见了。而他们却半点也没有生气,只是一个个的都如同约好的一般盯着他们中的那个玄衣少年,笑得都快岔气了。


笑声中,玄衣少年的脸上并未有什么不悦,只是眼底似有黑气闪过。
当天的夜里,那名被嘲笑的少年不见了些许时间。刚开始的时候,客栈的老板以为他是被抓走了,正想着这回鬼王该走了吧!
夜尽天明之时那个本该消失不见的人却又回来了,从那时起接连几日他们都时时刻刻的关注这一行人。直到他们离开,这说来也离,自他们走后。那个所谓的鬼王就再也没有出来过了,怀着好奇的心,他们找遍了整个城镇,在一个隐藏的很好的山洞里,他们想起的最初的惨案!
那个疯子跪在他妻子面前,早已没了气息。


(失去的是人,可是心不知为何也丢了。与妻如常而言,时时语之,夜夜相拥。日久之后,她面目已不在如常,虽不介意,今日,明朝,身边之人。谁?早已看不清。
某夜得一少年告知,城之事,我之为。
其实,我明白!
我一直都知道!
只是,骗了自己这么久也够!
目色尽黑,终于可以真正的追上她的脚步了,只是不知道她是否还愿意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