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新站 > 科幻小说 > 环城术士 > 章节目录 第89章 不对称的战争
    乌德维克岛的南面大雪纷飞,北面阴雨连绵。岛上的积水冻了化开,化开再冻,由于寒冷引发的天气骤变已经持续了好些日子。

    哗啦啦的冻雨从天空倒水般泼洒下来,撞碎在伊勒瑞斯冷硬的黑色的头盔上,沿着面甲流淌进钢铁的缝隙,渗透进麻布衬衫后湿漉漉的黏在身上,冰冷刺骨。

    伊勒瑞斯摘下铁手套,将戴着麻布手套的手伸到雨中。手套片刻就被雨水打湿,露出的手指头惨白的就像泡水的尸体。

    “将军,外面太冷了,去屋里烤一下火吧。”他身后的副官劝道。

    伊勒瑞斯是传奇战士,淋了雨倒不虞生病。可副官的实力一般,他仅在雨中站了一小会儿,便感觉整个人要被冻僵,那套着铁裤子的大腿冻得几乎要失去知觉。还有脚下那结了冰又淋了雨的路面,冰冷湿滑,铁靴要插上钢钉才能在上面行走。走路时“咔擦咔嚓”的碎冰声,更是让人从骨子里面向外冒寒气。

    “你有多久没真正淋过雨了?”伊勒瑞斯头也不回的问。

    “……大概,快一百年了罢。”副官苦笑着说。他懂伊勒瑞斯的意思,可道理是那个道理,然而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别说这几代的新兵,就连他都已无法适应真正的野外行军和战斗。“将军,现在就完全按照真实情况要求他们是不是太快了一些?我猜那些年轻人已经快到极限了,接下来可能会出事。”

    “没关系,我已经给过他们选择——”伊勒瑞斯神情冷漠的说道,不留一丝余地。“适应,或者去死。”

    这场爆发在狂猎与沈言之间的战争,以乌德维克岛为战场,前后已经持续了四周之久。

    战斗在山巅、在峡谷、在废村、在地下,在岛屿的每一个地方随时随地的爆发……沈言如鬼魅般神出鬼没,他残酷杀戮,而后沉默离去……没人能抓住他的影子。

    有人曾声称杀了他,但第二天他仍如约出现。

    时至今日,已有数百名狂猎的生命被永远的留在了岛上……

    午夜梦回时,狂猎们总能听见山路上有人行走,口袋中的灵魂棱柱叮当作响。可笑的是,曾经作为民间传说中噩梦一部分的狂猎,如今却反过来被噩梦折磨。

    长时间的作战,让狂猎军团疲惫不堪,士气暴跌。

    鏖战让他们明白自己并不如传说中那么不可阻挡;噩梦让他们明白自己也没有想象中那么有无限勇气……甚至于当狂猎不得不本体踏上乌德维克岛战场作战时,他们痛苦的发现以“白霜降临,狂猎纷沓”闻名的狂猎……居然无法适应寒冷的作战环境!

    一切都显得那么可笑和虚假。

    沈言有很多方法可以真正杀死幽魂,怕正能量、怕闪电、怕针对灵魂的魔法和毒药……当面对沈言那些幽魂战士漏洞百出,看起来拙劣无比,狂猎在他手上的伤亡居高不下。

    当艾恩·艾尔的长老团向伊勒瑞斯抱怨那前所未有的伤亡数字时,却不知道伊勒瑞斯也已经忍无可忍!既然伤亡无法控制幽魂模式又被针对,那干脆取缔幽魂模式,由他亲自带队真正进入巫师世界好了!

    他说,“既然已经如此拙劣,那就再拙劣些!淘汰掉垃圾,剩下的就是精兵!”

    与狂猎的表现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孤独的敌人却像一个无所不能的超级战士!

    他能躲在冰层下面制造一场完美的伏击(超高体质);他能藏在冰泥潭中一动不动,直到巡逻队经过(分身无感);他为了摆脱追兵,能从百丈悬崖一跃而下(投影到时间);他还能抡着剑跟一小队战士打上一整天,直到将三十人全部斩杀殆尽(节省法术给投影用)……

    以至于就连狂猎的指挥官伊勒瑞斯都在某天失口说,“你们哪怕赶上他的十分之一,就能成为史上最优秀的军团!”

    然而就算已经往来厮杀了四周时间,沈言对伊勒瑞斯军团来说仍然是个迷——他是法师还是战士?什么才是他最擅长的,什么才是他的缺点?他到底是不是物理免疫?怎么才能杀死这个人……无数问题困扰着他的军团。

    甚至有一次,沈言顶着无数刀剑冲到了伊勒瑞斯的面前,准备实施斩首战术。

    好在伊勒瑞斯军团最强的人就是伊勒瑞斯,他跟沈言对了几剑后谁也奈何不了谁,从容分开……那一刻沈言冰冷的双眼,给了伊勒瑞斯极为深刻的印象!

    当初沈言选择乌德维克岛作为战场时,伊勒瑞斯曾认为他这是自陷死敌!宽广而又空无一人的岛屿,更适合兵力充足的狂猎展开围攻,孤身一人的沈言难道不该选择哪种易守难攻、无法展开兵力形成优势的地形吗?

    可他现在对这个“宽阔”而又地形复杂的岛屿简直深恶痛绝!

    人怎么可以有那么多地方可藏?

    地道、地道、又是该死的地道!

    (被滚石后)上下落差这么大,这座岛是哪个见鬼的设计出来的?

    从这边抄近路……啊,又是霜巨人!

    ……

    总之,如果现在再让伊勒瑞斯有机会重新选择战场,他绝对会选平整、无障碍物、无地下、上面封顶的大理石地板广场!

    如果非要加限制的话,他希望是5x5的格子,ban掉霜巨人,让沈言站中间!

    当伊勒瑞斯还在忍受岛上的凄风苦雨、冰冻严寒,苦等沈言出现时。

    真正的沈言却躺在优利亚拉港旅馆的温暖浴盆中,一边看书一边喝着冰镇的葡萄酒。

    窗外春暖花开、阳光明媚,看起来又是美好的一天。

    于是沈言可以舒服的睡到自然醒,洗澡,下楼理发,然后施施然去烤鱼店吃面条——他教会老板做的,总吃鱼也会腻——真是美好的一天。

    “你今天怎么看起来这么闲?”老板端着一大盆面条坐在他面前,哗啦哗啦吃着问。旁边,球形黛米厌恶的挑着黏糊糊的面条,无处下嘴。

    沈言变戏法般的拿出辣椒油,在面上淋了两勺,一股辛辣的香气弥漫开来。

    他用筷子搅和了一下,很是自然的答道,“今天升级,休息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