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新站 > 历史军事 > 连接天堂的纽带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 省亲路上
    随着铁杵般的脚步声,鞠智盛摇晃着肥胖的身子走了进来,见父王冲敬轩怒目而对,花白的胡须被风吹般的抖动,大有气极杀人的感觉。冲父亲躬身一笑,拽着敬轩便出了王宫。

    见敬轩也是气呼呼的样子,智盛无奈一笑道:“父王年老了,变得有些固执,爷爷临终时一再告诫,要与汉人朝廷搞好关系,称臣于汉人,可父王就是不听,他被西突厥人给迷惑了。”

    敬轩轻叹口气道:“汉人历朝历代都在统治经营着西域,他们并不是想要消灭哪个民族,占领哪个地区,而是要保证东西商道的畅通和沿路国家的安宁,甚至嫁女给物都再所不辞,不然,我哪有这么好的干娘。”

    顿了一下,敬轩接着道:“狮子再瘦也是狮子,暂时的瘦弱并不会改变它的雄心,它迟早会张开血盆大口,吞噬一切。”

    智盛像是心思沉重道:“为今之计,将如之奈何?”

    敬轩断然道:“马上出使新唐,与之交好,立即放回焉耆人,以表诚意。”

    智盛踌躇片刻,面显难色道:“恐怕父王不允。”

    敬轩怅然一笑道:“那就等着李世民来收拾吧,那人我了解,他不会容忍别人比他强。”

    智盛忙说:“你和他是兄弟,你去跟他说说比我强百倍,高昌的命运就靠你来挽救了。”

    敬轩轻摇了摇头说:“他心里只有利益,没有亲情,不然,咋会连亲兄弟都会杀呢?解铃还需系铃人,他要的是高昌的利益和臣服,而不是我的人情。”智盛默然。

    虽然敬轩这些年,围绕着开通西域商道做了不少事情,但有件事却压在他的心头,始终都没有放下,那就是要陪阿依古丽回趟草原的家。

    且不说阿依古丽这些年默默的陪着母亲,为自己生育了两双儿女,单就她那份默默相守,乖巧听话,而又温柔似水的情感,就让敬轩心疼爱怜。

    听说要去漠北,除阿依古丽默默的流下了幸福的眼泪外,最为高兴的要数鹏飞。是呀,自从上次和义父挥泪道别,已有几年的光景,也不知他老人家近来如何。

    媚儿和鹏飞这对小冤家,自打那次从西域回来,就在古丽雅的极力撺掇下,在唐庄举行了幸福的婚礼。

    都说地球是留给英雄征服,女人是要让男人征服,这话听起来也别无道理。婚前的媚儿任性霸道,蛮横不讲理,是唯我为中心的那种。

    而婚后的媚儿,却异常的显出了女人的柔美,她不但乖顺听话,而且还整天黏着鹏飞不放,就像个可爱的小狗似的。偶尔耍点小性子,也架不住鹏飞的三句好话,便即刻雨过天晴,烟消云散。

    好长时间不见他两个打架闹腾,大家还觉不习惯。都说,女人的心,一旦穿在了男人的身上,便会自然少了矜持清高的外表,而将女人最为阴柔的一面充分的展现了出来。媚儿就是这样。

    鹏飞很想带着媚儿去见义父,但望着日渐鼓起的肚子,又踌躇犹豫了起来,而古丽雅是坚决反对媚儿出门。

    见相持不下,敬轩‘嘿嘿’一笑说:“要不这样,叔父年岁已高,这回过去就索性接老人家过来一起住。一来,老人们在一起热闹,二来,相互也好有个照应。”这才让大伙都高兴了起来。

    晖儿和思璇在天山学艺,雪儿尚小,只有继昌能随父母一起拜见远在漠北杭爱山下的外祖父。一行五人匹马,便轻装上路。

    尕五子和秀兰,真是对管理驼店的好手,十几年的功夫,已把个沙漠边缘的驼店打理的井井有条,规模翻了两翻,还有了一双可爱的儿女,大儿取名天宇,小女儿名叫蔻儿,还是位过路先生给起的名。

    兄弟几年不见,自然是亲热的不知干啥好,秀儿更是拉住阿依古丽的小手不放,三个小家伙早就玩在了一起。

    各自亲热一番,敬轩冲五子郑重道:“这里你尽快物色个人手,一家人都搬到我那里去住,那边的驼店还得你给打理,再说,眼看着娃也大了,总不能像你两个一样不识字,得让娃去上学。”

    五子的眼睛像是多了一层晶亮的东西,闪闪涌动,但却没能落下,秀兰却早就泪眼娑婆的不能开口说话。

    强忍了一下,五子只是声音略显僵硬道:“我们的命是哥给的,全听哥的安排,就是不知这辈子咋样报答哥的恩情。”说着,已泣不成声。

    几年不见,董宏已经明显老了,头发几乎全白,但精神还好,给人一种鹤发童颜,容光焕发的样子。

    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鹏飞的到来,似乎让董宏忘记了年龄,还是像当年一样,张开双臂就将鹏飞健壮得已经让自己抱拢不住的身子,拥在了怀里,一老一少的脸,便紧紧贴在了一起。

    鹏飞也像个长不大的孩子,还嫌两人亲热不够,扭身冲董宏‘嘻嘻’一笑,便背起就走。

    听说鹏飞已成家,媚儿都有了身孕,董宏竟然欣喜激动的热泪盈眶,急不可耐的跪伏在鹏飞父母的灵位前,失声报喜道:“老爷、太太,董家有后了!”说着,趴伏在地,久久不肯起身。

    忠孝仁义之风,已在古老的东方像细雨润物般飘逸漫延了几千年,成为人们做人的脊梁和灵魂的归宿。所以,才有像董宏这样忠诚不渝的管家。

    其实,在那个年代,像他这样的人比比皆是。人们骨子里认为这样做是对的,就应该这么做人。由此可见,良好的教育和正确信念的树立,对于一个民族乃至整个国家的发展壮大,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尽管新唐的战鼓声刚刚席卷过整个漠北,尽管中原和突厥两个不同民族的血腥味,还淡淡的残存在清凉的微风里,但富饶美丽的草原,依然充分展现着她的美丽。

    两个王国,为了各自利益的争斗厮杀,好像与她毫无关联,殷红的鲜血,在一场及时而来的细雨过后,便让草原当做了最好的养分,瞬间被吞噬的无影无踪。

    巍峨雄壮的杭爱山,依然展现着她的博大胸怀,用慈祥的笑脸,一如既往的养育着万物生灵,从不计较你是属于哪个民族,或是归属于哪个国家。

    当穿过一段令人厌烦而又无奈的沙漠,突然出现了在平原常见的绿洲时,阿依古丽就显出了按耐不住的兴奋,及至见到了杭爱山的影子,就更加的欣喜不已。

    只见她手舞足蹈,滔滔不绝的给儿子继昌和第一次来到漠北的三妹,讲述着草原的美丽和自己与杭爱山的趣事,而敬轩却面带微笑,只是静静的享受着这种,如风摆杨柳般的和谐和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