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新站 > > 狼泣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五章 《他们十与我》
    狼人与人类并非没有经历过蜜月期。

    在布雷顿出生前的那段日子,人类,狼人和吸血鬼拥有过一段三方平衡的安稳岁月。那时候人类与狼人恋爱结婚是常有的事(与吸血鬼结婚倒是罕有),布雷顿的父母就是在那时候相恋的。

    他的母亲有健康的小麦色皮肤,浓密的卷发,还是个法律系的高材生。布雷顿的父亲对她一见钟情。他们的爱情热烈纯粹,也勉强得到了布雷顿祖父母的同意。很快他们就有了孩子,他们结婚了,只是这个孩子刚生下来就夭折了。祖父母说是狼人的血统有问题,他们劝布雷顿的父亲离开她,但布雷顿的父亲不同意。也正因为这样,布雷顿才有了来到人世的机会。但为了生养他,母亲没毕业就离开了学校。

    在他的印象中,小时候的家是橘黄色的,温馨幸福。后来他的家变成了蓝色,父亲出轨了,对象是个人类女人,她并没有布雷顿的母亲美丽,但她更年轻。父亲道歉了,母亲原谅了他,可父亲又出轨了。一次,两次……布雷顿的母亲终于提出离婚,他们轮流照顾布雷顿。

    这时候的布雷顿已经说清“家”到底是什么颜色了,他和母亲在一起时很幸福所以他更不愿意去父亲那里,因为他总会见到那个拆散他家庭的女人。

    “后来人类和狼人的关系越来越差,那个女人说我很危险,她不愿意让我去父亲家。。”布雷顿笑笑:“其实我一点也不想去。”

    “再后来狼人大清洗运动开始了,我母亲被杀了。我的父亲……他走了,他和那个女人也分手了,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但他不想管我了。”布雷顿并未表现出过分悲痛,他像是在说别人的事:“其实我理解他,如果我是他搞不好也会这么做。毕竟谁想让邻居知道自己的孩子是个狼人呢,对吧?虽然他是个混蛋,但他也得生活。”

    布雷顿说累了,他咕咚咕咚喝了几口水。

    苏子延则暗暗后悔,他不该问布雷顿的身世。现在好了,他觉得这个孩子更可怜了。他原本以为自己的恻隐心早在杀死第一个未成年狼人时就被牛头怪米诺陶洛斯吃掉了。他都不知道自己竟然会这样怜悯他,甚至感到痛心。

    那么……他要安慰他吗?

    苏子延看着布雷顿,脑海里又浮现出妹妹的样子。

    正当他准备开口时,少年率先站了起来。他活动活动身子,像平时一样笑嘻嘻的说:“我得接着去做饭了。”走了两步他又回头道:“刚刚最后一颗鸡蛋也用光了,还有洋葱胡萝卜都没了,如果你愿意给我点买菜钱,我一会儿可以去买回来?”

    “去哪里买?”

    “就在附近的一个小市场,旁边总摆着墨西哥玉米饼的摊位。”

    “一起去吧。”苏子延盯着电视屏幕:“我还要买些啤酒。”

    ***

    今天出现在第十街区的上层名流可真不少,本州最大的科技制药公司的执行董事和全球闻名的影视制片人竟然都来了这里。

    他们个个西装革履,头发梳的一丝不苟,此时正在瓦尔莱特剧院门口相互寒暄。今天剧院要表演著名歌剧《他们与我》,这是一部讲述生在西部的年轻黑人男孩闯荡大城市的故事,期间他结识了亚洲好友,与高加索人不打不相识,是个非常励志的故事。

    显而易见,这部歌剧原意是在探讨不同肤色的种族问题,但现在经常被认为是在隐喻人类与吸血鬼和狼人的社会关系问题。

    待那几位穿西装的男人都走进剧院后,大门就关闭了。

    过了会儿,一位穿着短裙的性感女人走上前与年轻的门童打招呼——是埃莉诺。

    “您好,”门童脸上挂着一贯的礼貌微笑:“欢迎来到瓦尔莱特剧院。”

    埃莉诺向门里张望:“怎么,剧院不会倒闭了吧?”

    门童笑道:“怎么会呢,女士。今天剧院被包下了,如果您想看歌剧请改天再来吧。”

    “哦,这样啊。”她若有所思。透过干净透亮的玻璃门,里面豪华的装修清晰可见,只是除了几个戴着黑色墨镜的保镖外不见平时的观众和工作人员。

    与门童告别,绕到后门,但没想到这个小小的后门也被四五个保镖守住。

    “真麻烦……”埃莉诺嘟囔一声,望了望楼顶。

    现在也只有上去碰碰运气了。

    剧院楼顶空无一人,只是通往天台的大门被锁住了。不过这种门锁对狼人来说实在小儿科,她轻而易举的溜进剧院内。顺着半弧形楼梯向下看去,演出厅外也站了数个保镖。

    埃莉诺皱起眉,略略思考后往后台的方向去了。

    比起演出厅入口的层层守卫,后台这里松懈许多,演出人员和工作人员进进出出,埃莉诺便随着一架挂满服装的架子溜了进去。她并未在地面多呆,而是身手矫捷的往舞台上方的灯光架上去了。她掩身在红色幕帘后方,在昏暗的剧院中,狼人那比人类高出5倍的夜间视力助力不少。

    她看到坐在观影席位上的制药集团执行董事,影视制片人,还有第十街区的区长——当然他是个吸血鬼,第十街区的文化交流大使——他另一个吸血鬼;还有其他几个西装革履的大人物,他们时不时掩嘴低声交谈。

    以上这些画面全部被埃莉诺的手机记录下,毕竟在这个年代,证据最重要。

    这时,埃莉诺耳尖一动。她似乎听到有人在顺着铁架往上走,是灯光师吗?

    迅速收好手机,埃莉诺准备离开,但她收回略过整场的视线时却意外发现在后排的角落里似乎还有个人。他坐的很远,样貌被黑暗掩埋,但却让她感到似曾相识。

    难道……是他——?

    “喂!上面是谁?你在那里做什么!”突如其来的喝声打断埃莉诺的思考。

    走上铁架的是个反戴鸭舌帽的男人,他脖子上挂着工作证,看来她正如她所料——上来的确实是灯光师。而且这个灯光师发现了她。

    “嗨,帅哥。”埃莉诺摆出一副妖冶的模样,软着身子靠过去。岂料那男人非但没有受她引诱,反倒冲后台大喊道:“快来人!”

    这一声引起了巨大骚动。

    台下那位公司的执行董事第一个反应过来,他没看到埃莉诺的样子,但他一招手保镖们就都冲了上去。台上的演员乱了阵脚,后台里的人很多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毕竟这里还有很多人类,他们没那么好的嗅觉,也没那么好的视力。

    埃莉诺没的选,她只有尽快逃出这里。

    但面对着一众保镖她的逃脱之路异常艰辛。

    人类保镖很好应付,她不必杀掉他们就可以通行。但想躲过吸血鬼保镖可就没那么简单了。埃莉诺的子弹也涂了那种加快血液循环和抑制中枢神经的药,但她只有一个人,对面却有十几个枪口从不同方向瞄准着她。她甚至连换弹匣的时间都没有。

    埃莉诺逃到天台后锁上了门,她没时间预跑,长腿一跃就跳往对面那栋建筑物上——好险,差点摔下去!都怪这双高跟鞋!

    “站住——!”追兵已经赶上,埃莉诺干脆将脚上这双拖累的扔过去。

    狼人的力量确实不容小窥,两只鞋分别砸中两个人。虽然不至于晕倒,但也可以多少拖延些时间。

    但最终在第十街区边界的地方,她还是被擒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