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新站 > 都市言情 > 年年有俞 > 章节目录 第十第九章 梦
    那天晚上,俞淼给顾征打了个电话

    “我觉得我恋爱了。”

    “哪家小姑娘这么倒霉?”顾征还以为是什么新型笑话,调侃了一句。

    俞淼不理会顾征的玩笑话,十分正经的强调了一句“是真的。”

    虽然满脑子都是陆星,但是他还是想起来去纠正顾征刚刚话语里的错误

    “不是小姑娘。”

    “我靠,你不是被哪个富婆包养了吧?这么刺激的么?”

    “滚啊……”

    “不扯了,我认识不?”顾征觉得玩笑也开的差不多了,就直接切入正题了。

    “认识。”

    “谁啊?”顾征觉得奇怪,开学到现在也没见俞淼这货跟哪家小姑娘走的很近啊,而且就他这种脑子里只有篮球的单细胞竟然突然说有喜欢的人,越想越是不可思议。

    “陆星。”俞淼迫不及待的说道。

    电话那头传来东西落地的声音,然后就听着顾征老妈扯着嗓子教训他

    “兔崽子你拆家呢!给我好好写作业。”

    那晚,俞淼第一次梦见陆星,然后他也不记得他们聊了些啥,只记得当时的气氛特别好,最后他好像还一个激动跟陆星告白来着,陆星也好像作了回应,但是早上起来却什么都没记起来。

    一大清早,顾征就来俞淼门口堵他了,他还睡的半梦半醒的。

    “你昨天是不是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

    “啥?”

    “就是你昨天晚上说的啊,是不是真的啊?”

    “你指的什么?”

    俞淼眯着眼睛骑上车,半捏着刹车沿着下坡一路向下滑去。

    “你自己说的什么你都忘记了?”

    俞淼还在回忆昨晚梦里陆星最后跟他到底说了啥,没好好听顾征的问题。

    “就是你小同桌陆星啊。”

    “啊,那个啊,真的啊。”

    一听陆星的名字,俞淼醒的比谁都快,嘴角压不住的微笑。

    “那你这是要告白去了么?”顾征看着俞淼这笑的跟灌了蜜一样,问了一句。

    “我得准备准备。这样冲过去告白显得我很没诚意。”

    顾征觉得就俞淼这样子应该是听不住劝了,也就没多费口舌,准备等他冷静点再找他谈谈,再说他到现在还没从这个震惊的事实中走出来。

    “先不跟你说了,我要去趟文具店,你先去学校吧。”

    对俞淼来说,所谓的诚意就是写情书。

    进了文具店,俞淼问了店长有没有好看的信纸卖,这店长也是个明白人,眯着眼嘬了口烟,问了句

    “小伙子要写情书?”

    “我帮我朋友买的。”被店长挑明了俞淼倒是扭捏起来。

    “都什么年代了,还整情书这一套?小伙子挺纯情的啊。”

    显然店长是没信俞淼刚刚那套帮同学买的说辞,领着俞淼去了块犄角旮旯的地方,指了指最下面的那一层。

    俞淼半蹲着在最下面一层信封里上扒拉出来两款不错的信封,正纠结着选哪一款的时候,店长特会做生意,又往他手里塞了好几款,说是什么拿这写肯定能成,俞淼还真就信了。

    都说恋爱使人盲目,但是这还没恋上怎么就开始盲目了?

    然后俞淼就乐呵呵的去结账,店长临门还不放过他,问他要不要买根棒棒糖凑个单,说什么告白前吃糖嘴巴甜,没准事就成了,俞淼听完还一脸崇拜。等他付完钱之后,突然就想起了昨晚陆星在梦里和他说了什么。

    他说“滚蛋”。

    俞淼的心瞬间凉了,失魂落魄的拿着花花绿绿的信纸回了班上。

    “草稿纸有么?”陆星看隔壁的板凳被拉开,头也没抬的问了一句

    “我找找。”俞淼慢吞吞的拉开书包拉链开始扒拉,这委屈巴巴的小语气,陆星叹了口气,问道

    “怎么了,这表情?”

    “我做了个梦,然后在梦里被人嫌弃了。”

    本来陆星嘴快差点没给他补一刀“有时候是挺烦人的”,但惦记着他的草稿纸,即将脱口而出的那一刻被陆星收住了。

    “没事,梦和现实都是反的。说明现实中那个人肯定喜欢你喜欢的不行。”

    “真的?”俞淼脸上瞬间明媚了起来,这脸变得可真快。

    “真的。”陆星回到刚刚第一句“草稿纸有没?”

    “有有有。”俞淼把书包里扯出来几张皱巴巴的白纸连同刚刚买的信纸啪的拍在了陆星桌上“不够再用这个。”

    俞淼晚上睡觉的时候还惦记着陆星说的那句梦境和现实是相反的,他决定实践一下,睡觉之前疯狂暗示自己一定要记住今天晚上都梦到啥了。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他又梦见陆星了,就见他浑身光溜溜的,就剩一条贴身裤衩,黑色的。

    第二天俞淼一大早就火急火燎的奔进教室,踏进门就开始咋呼。

    “陆星陆星!”

    陆星搁下一遍的耳机,抬头应俞淼的前一刻还不忘填掉一个选择题,然后俞淼连书包还没放,就弓着身子,双手撑在窗台上,把陆星圈在怀里,沈丘悄悄的抱着作业搬回自己的座位上,大气不敢出,俞淼跑过来的时候三级一步,爬上楼还来不及顺气就跑进班上,现在的他还有点喘,呼出的气从陆星的脸边擦过。俞淼就带着他一身的煎饼果子气味霸道的占据了陆星周围的空气。

    “我问你个事。”

    “嗯?”陆星被俞淼圈在块小地方,连转个身子都费劲,而且这一抬头还得接受俞淼这一身的煎饼果子的味道。

    “你今天内裤啥色的?”

    前排一边吃面包一边奋笔疾书抄作业沈丘吓得面包都掉了,他愣了好久才敢刚把面包拿起来,作业本上已经有几处星星油光,沈丘不知哪来的洁癖心理,瞬间不想写了,转过头来认真看戏。

    “俞哥你这一大早干啥呀?别吓着孩子。”说罢占便宜的把一边的林源搂进怀里。

    “你起开。”林源照着沈丘的肚子就来了一拳。

    “你今天是没吃药还是吃错药了?”在众人看戏的目光中,陆星的耳尖慢慢爬上一丝绯红。

    “你就告诉我呗。事关重大!”俞淼目光灼灼,盯得陆星从对视中败下阵来,把目光撇向别处。

    靠!这家伙怎么做到性骚扰还说的这么一本正经的?

    周围开始聚来看戏的人,陆星一下成了众矢之的,十分不爽的照着俞淼大腿根就来了一下,虽心里已经千刀万剐把他放油锅里炸了,但还是十分人性的避开了要害。

    俞淼吃痛,闭了嘴,这个话题也就暂时搁下了。

    本以为俞淼吃了教训应该就学乖了,结果上课的时候,俞淼直接上手了,悄悄的勾了陆星的校服裤,差一丢丢就要瞄到内裤边了,陆星伸手过来掰他的手指,疼的他直比“我错了”的口型。

    陆星因为上课,没发作出来,下课就薅着俞淼的衣领进了厕所,这回是毫不留情的正中要害。

    “我告诉你我的,你告诉我你的。”俞淼疼的腰都弯了,还是对这个问题不死心,还准备来个等价交换。

    “滚蛋,谁想知道。”陆星收拾完刚准备离开,被俞淼从身后突袭,陆星脚底一滑就落进俞淼怀里,俞淼瞄准时机,一只胳膊横在陆星胸口死死的箍住他,另一只手就往下面滑,经过这番折腾,俞淼终于看到了陆星的内裤颜色了。

    灰色的,四舍五入就是白色的。

    没毛病。

    然后俞淼特别遵守原则的说了一句“我是黑色的。”

    陆星现在只想拉着俞淼同归于尽。

    俞淼达成目的,美滋滋的从厕所出来,陆星跟在他后面准备削他,结果拳头刚攥起来,就碰上了顾征,陆星也就作罢了,冒火的丢了个眼神给俞淼和顾征打了个招呼就回班了,俞淼傻笑着目送着陆星回班,被顾征拍了肩膀才回过神,刚准备和他叨叨几句关于“梦和现实是相反”的理论,结果顾征的表情很正经的说了句“放学聊聊?”

    “哦,好。” 俞淼也收起了他那套嬉皮笑脸,乖乖的应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