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新站 > 玄幻魔法 > 正室策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章 该赔不是
    祝芸是想去瞧热闹,可又没个说话的人。

    她平日里与不少姑娘走动,可今儿个打眼一瞧,往日里走动的那些个姑娘们并未来几个。

    即便来的,都与自家门里的姑娘熟络,有说有笑的去了外头赏景。

    “姐姐去便是,九儿身子向来畏寒不宜走动,有劳姐姐惦记。瞧着她们都去了,姐姐也一并去了罢。”祝九眉眼盈盈的看了祝芸一眼,转而捧着茶盏在手中暖着。

    见祝九确实不大想出去走动,祝芸又是个爱脸面的,自是不会求着祝九一同前去,随后便抬步往堂外去了。

    今日来唐家赏景是其表,其里是众多夫人为来年选秀名册一事。

    既是如此,这唐家的景致也就失了原有的美色。

    再者,祝九平日里便不爱赏花赏雪,要有这等闲空不如看书籍来的安逸。

    这会便在坐在偏堂内暖着身子,吃几块点心,挨个尝了个遍。

    堂外的景园子有好几处,从梅园到冰雕的安置的园子,还有那雪地里赏画作画的,唐家还专门请了不少有名的画师,雪景里最美不过姑娘们往那一立。

    莺莺燕燕,一颦一笑各有千秋。

    祝芸出偏堂去了冰雕的园子,不少姑娘都先去这儿,这可是出了名的奇景。

    唐家冰雕,手艺精湛。

    雕出来的冰雕,又会放置那上等的夜明珠,翡翠碧玉,也有那琉璃灯。如此一安置,不再是冷冰冰的冰块,而是散发着各色令人惊艳的光芒。

    哪怕是见多了奇珍异宝的人,瞧着这等情形也是不由得讶然。

    祝芸小跑跟了过来,生怕落了人脚程瞧不见了。

    正是来的急,也未瞧见脚下那道冰柱门槛。

    身边跟着的丫鬟飞鸢本该是扶着自家姑娘来的,奈何姑娘走得快,转眼就落后许些。

    当下祝芸一过来,绊了脚,下意识的往前面的人扑了过去。

    前头的姑娘正与人说着甚,一扭头便抽了身。

    祝芸这一摔没摔在人身上,反倒碰上了那精致的琉璃盏。

    琉璃盏是用冰雕所打造,里边放了琉璃灯,瞧着既精致又让人移不开眼。

    只是突然被这般一撞,琉璃盏也被撞倒,顷刻间倒在地上应声而碎,方才的精致也是眨眼间化为了粉碎的冰块。

    “姑娘!”

    飞鸢瞧见这一幕不觉瞪大了双眸,连忙提起裙摆跑了过来。

    这一下也惊住了在场的姑娘们。

    “是怎的了?无端端的怎摔了?”

    “可惜了这琉璃盏,才不过瞧上了一眼便没了。”

    “那是哪家的姑娘,怎如此毛毛躁躁。”

    姑娘们纷纷瞧了过来,神色各不一。尤其是瞧着祝芸狼狈不堪,原本梳好的坠马鬓也散落了去,头上的金簪也摔在了地上,不少姑娘掩面嗤笑。

    姑娘们未出嫁前,多半都不用金簪,即便镀金的也不成,瞧着俗气的很。

    祝芸摔的双手红肿,人也红了眼眶,更多的是不知所措。

    祝思是北院长房嫡出姑娘,奈何人先去了梅花园,在这的祝家姑娘倒是有南三房的祝湘与祝语姑娘。

    这会祝语与祝湘也不想搭理此事,倒有人认出了祝芸。

    “这不是祝家西二房的庶出姑娘吗?”

    听有人提及这话,不少人看向了祝语与祝湘两人。

    祝语拧了拧眉,面色不大好看,不等她开口。

    方才说话的姑娘走向了祝芸,眼里带着一丝不屑,“方才还真是没认出来呢!我与这祝芸姑娘也有过几面之缘。”

    说话的姑娘是锦州余家二房的姑娘,与祝芸年岁差不多大。

    先前与祝芸一同赴过宴,可被祝芸奚落过一阵,倒也记得清楚。

    “原以为这祝芸姑娘是祝家的嫡出姑娘,没想着是个庶出姑娘。哪怕穿金戴银的惹眼了,也是麻雀成不了凤凰。”余宴姑娘是余家嫡出姑娘,只是先前二房在余家不得待见。

    倒是上月她家兄长调任升了从五品,他们二房自然是长了脸面。

    若不然今日唐家赴宴,也没余宴姑娘甚的事儿。

    祝芸听得这话,气的面色一阵青一阵白,气恼道:“你个村妇给我闭嘴,我是不是庶出还用不着你来嚼舌根。”

    “你说谁是村妇?”余宴是个得了脸面就爱张扬之人,她本也没多少来往好的。

    眼下两人吵起来,旁人瞧着看戏,平日里在门里循规蹈矩哪能瞧见这般阵仗。

    “姑娘,姑娘消消气,快甭说了。”飞鸢见着如此,忙拉着自家姑娘。

    祝芸眼下在气头上,怎听得进去话,当下便要动手赏人耳刮子。

    余宴哪能让她打着,不说没打着,反倒是祝芸自个脚下一滑扑到了地上去。

    祝语与祝湘瞧着这情形,祝湘倒是想去管这事儿,却被祝语给拉了一把。

    这厢祝语朝身边的丫鬟交代了声,丫鬟点头应是忙去了偏堂祝九姑娘过来。

    丫鬟去知会了祝九,祝九认得来禀话的丫鬟,是祝语身边伺候的。

    “我知晓了,这就过去。”祝九说罢起身带着金姑姑出了偏堂。

    按理,她是西院二房的嫡出,与祝芸是同门里确实该管这事儿。

    只是祝语与祝湘不管事儿,任由人丢了脸面,这番叫她过去怕也是想瞧瞧别热闹了。

    祝芸是个容易被惹怒的人,因是爱脸面,稍稍被人用话一噎便容易口无遮拦。

    在场不少姑娘劝说着,却不见人上前劝阻。

    别瞧着她们一个个都是大家闺秀,今日是甚的日子?是让唐家上名册的日子。

    若在这生了是非,说错了话,惹了不该惹的,那便没了进宫的指望。

    祝芸被身边飞鸢扶着,面色甚是不好看,人已是狼狈至极了。

    这会儿人是起了疯心,站稳没一会又是气恼的朝余宴扑了过去,此时,祝语余光见着人来了,才面色不悦的呵斥了一声:“够了,祝芸,你还要闹到何时?”

    “真是丢人丢到外头了,还不赶紧给人赔不是。”

    眼下才见祝语开口劝阻,可见这俩姑娘并不亲厚。

    “语姐姐说的是,芸姐姐着实该赔个不是。”祝九人未到,声儿先传了过来。

    听着外头传来的声儿,姑娘们纷纷瞧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