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新站 > 玄幻魔法 > 先生总不肯离婚 > 章节目录 第48章 第四十八章
    这段视频被特别处理过, 前面是记者小姐姐和江景白在正常语速下的对话。

    记者小姐姐问“哎呀, 难道小哥哥其实已经是一名ser了?”

    江景白站在南钺身边,干笑几声“这倒没有, 我很喜欢s, 但是目前还没有自己出过什么角色。”

    这句说完, “没有自己出过什么角色”又被减速播放了两遍,同时画面一转, 江景白的诸多作品啪啪啪地甩出一堆, 接着插入粉丝参加本届夏日祭签售活动时录制的小视频,江景白身着古装,妆容精致,双手合十地对粉丝笑道“感谢大家的支持。”

    最后画面定格, 一个特效巴掌印清脆糊到他的脸上,录音再重复“没有自己出过什么角色。”

    江景白看了博主放出的这段视频, 伸手扶住自己的额头,脑子有点疼。

    这简直就是自打脸届的楷模样本, 别说粉丝想笑, 围观路人看着都感觉挺有意思。

    [哈哈哈哈哈不行不行,笑得我肚子疼,这话说得太装逼了。哎呀我其实没有出过什么s的,什么你问我圈名?噢我圈名很普通啦, 叫我千江就行。对, 没错, 就是那个坐拥八位数粉丝, 厉害得一批的千江大神do。]

    [现在的ser都已经这么可爱了吗?为了不被认出来真敢说啊哈哈哈。]

    热评第一名是热心同学的小科普,简述火眼金睛的粉丝们是如何一步步发现自家太太和金发小哥是同一个人的。

    有人跟评总结说[知名ser大美江,一个在秀恩爱上惨跌跟头的男人。]

    要不是南钺跟江景白到了签售现场,两人一起上镜大撒狗粮,要不是江景白后面直播向粉丝展示了一下南钺送给他的小兔子挂件,还真不一定会有掉马的可能。

    以前大家也吃过不少掉马事件的瓜,掉于秀恩爱这种活该情况的委实少见,再加上博主发的小视频后期搞笑,自打脸打得不能更响,粉丝们内部转发完,又被路人当笑话转发了一圈,阅读量涨着涨着,某些公众号也注意到了。

    几番转载下来,江景白的微博被轮了好多次,粉丝关注的数字时不时动一动,少说多了五千来人,有围观大神自打脸的二次元爱好者,还有先前那批想要金发小哥微博id的圈外网友,粉丝涨到现在势头不减,到晚上也不知能涨出多少。

    新粉丝摸过来后自然要围观一下江景白的主页。

    江景白第一条微博还是漫展签售的照片和总结,底下评论十分热闹,雪鸿粉丝千方百计顶到靠前位置的言论异常醒目,其中就有说江景白素颜肯定不能看,配不上他们家傻鸟的内容。

    网友们瓜还没吃完,一来又有撕逼看,更有精神了,不等翻清来龙去脉,光看雪鸿粉丝的评论就够乐了。

    [别吧,人家长得怎么不能看了?年纪轻轻的,可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啊。]

    [等等兄弟,你到底是谁的粉丝?嘴上偏向那个叫傻鸟的谁谁谁,咋还用着千江小哥哥的头像呢?]

    这条评论一出,没注意到头像的人全注意到了。

    金发小哥侧脸笑,用作头像当真好看。

    新来的路人粉也不知是真没看出这帮人很跳,还是故意抖机灵,用劝说江景白粉丝的口吻评论说[小朋友们先别忙着开火骂傻逼,这位兄台有可能是友军啊,拐着弯子说反话,结果发送前忘了加狗头。]

    神特么忘了加狗头,这回复比直接骂人家傻逼更狠毒。

    江景白的粉丝抱拳佩服,雪鸿的粉丝被怼得不轻,有人自知理亏,一看情势不对,暗戳戳删掉了自己的评论,却还是被习惯随手截图取证的粉丝揪出来了。

    [别删呀姐妹,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怎么能敢骂不敢认呢?]

    雪鸿粉丝憋得要命,可也找不出反驳的突破口。

    他们就是因为江景白没黑点才拿大浓妆说事,谁能想到会搞成这么戏剧性的一出,倒霉倒到家了,非但没借题发挥好,还踹到最硬的铁板上,脸疼不疼先不提,脚骨头倒是要碎一地。

    能被带动起来当枪使的大多是无脑死忠粉,稍微聪明点的粉丝要么只在群里煽风点火不跑到外面发声,要么用温和的词句表达不讨喜的内容。

    眼见着路人网友开始对评论底下出现的“傻鸟”是谁感到好奇,会用小心思的粉丝及时出来打圆场了[大家不要误会,我们对千江太太也是很喜欢的,毕竟粉丝不可控,一个无脑死忠抵十个黑,失控的是少数哇,我们替他们道个歉,小哥哥小姐姐们消消气吧qaq。]

    雪鸿本人也是配合,自己主页成观光胜地前干脆删了合照,还发了新的微博[……我的妈呀,最近忙完家里的事又去准备vcr,一直没时间看微博,没想到会引起这么大的风波:3j∠,表白初衷真的只是表白而已啦,我想在微博还随自己心意更新前对男神表达一下喜欢,毕竟男神是我入圈的动力呀,当时没考虑那么多,对不起是我疏忽了,现在微博已经删掉啦,希望宝宝们不要闹了哟,以后也不要再提这件事了,嘘嘘嘘。]

    下面有个带节奏的大粉帮忙找重点[vcr!!傻鸟你要去中明爸爸的影视基地参加录制了吗!!!]

    雪鸿回复[哈哈哈是呀,不过是自我介绍的vcr啦。]

    可以,这口锅甩得妙,全让被撺掇惹事的少数粉丝背了,自己还卖着萌造了个还算好听的名头,顺便把“中明集团”也拉出来溜了下,暗示旁人他是要参加选秀节目的。

    完全被林佳佳说中了,无论江景白搭不搭理他,这人都能整够一台戏向目的靠拢。

    然而这台戏很快翻得彻底就要日后另说了。

    粉丝们期待完雪鸿的vcr录制,被大粉带着找江景白的粉丝道歉,说是看同人漫画和段子看嗨了,不小心上升到了真人。

    新晋路人粉对江景白的维护心没正儿八经的粉丝们重,尽管知道江景白已婚,有个特别帅,感情还特别好的老公,不过网友们爱看段子是天性,抱着平常心瞄了两眼小漫画。

    ser大神和要当明星的ser小新人兼小迷弟,这设定还是有一丢丢戳萌点的。

    江景白不常看八卦,没有多翻几条不同微博的自觉,他只看到自己被轮来轮去的视频剪辑,对雪鸿的自导自演一无所知,也不晓得雪鸿粉丝在隐晦地拿设定作妖。

    这种事不亚于当众处刑,就算评论里清一色的夸他好看可爱还搞笑,对当事人来说都有够磨人了。

    江景白从受刑的羞耻心里脱身出来,缓上一口气,手机发出特殊的短促声音,是特别关注的更博提醒。

    江景白精神一振,赶忙拉下通知点进去。

    万里无云[用这个方式剥柚子,省时又省力,学会之后去剥给喜欢的人吃吧~]

    又是一条很有居家好男人气息的转发微博。

    江景白顿时被这股气息治愈到了,他嘴边得逞似的浮起一抹笑,先点了个赞,再评论并转发[对面超市今天刚好蔬果打折噢,下午一起去买吧。]

    远在公司,抽空“想方设法讨老婆开心”的南钺收到消息,本就笔挺的后背一下更直了,眼中罕见地显出几丝惊讶茫然。

    挤在江景白前条微博底下的粉丝们也是惊呆了,好半天都在愣着,等反应过来,几排整整齐齐的问号刷过才出现实质性的文字评论。

    [什么情况??一起去买???为什么你们一起去买????]

    [千江太太和万里无云……这信息量大得我肝疼,这都啥啊?啥啥啥啊??有没有好心人过来解码一下?我怕我脑洞开太大,踩不住刹闸。]

    [太太,难不成,难道说……万里无云就是你的,你的……]

    江景白回答得干净利落[是的。]后面还加了个笑眯眯的表情。

    评论分分钟炸开了锅。

    [我草我草我草!!!大美江的老公就是万里无云?万里无云的小初恋就是大美江?老干部不是直男一个吗??他娶了我老公???黑口罩是万里无云???完了完了完了我脑子有点乱。]

    [……也就是说,万里无云单恋千江太太好多年,前段时间把太太追到手了,领了证,还陪太太一起逛展子开直播???]

    [标准的忠犬配美人……姐妹们我先哭为敬,活了二十年,我只为别人的绝美爱情流过泪。]

    还有人评论的更好玩[万里无云,说好了一起做粉丝,你却背着我们偷偷把老公给上了??你这个粉丝是怎么回事!逼着太太往艹粉的路上走!!]

    [那个……]有人纠正他,[好像应该是,逼着太太往被粉艹的路上走。]

    粉丝们不得不给这位优秀毕业生众筹开个橘子园,甚至还想让他留校任教。

    先前路人粉还小小好奇了一下雪鸿粉丝丢出的人设,了解过万里无云背后的故事,当即义无反顾地转投进大部队的怀抱。

    接连两次不讨好,雪鸿那边的人估计脸都要青了。

    江景白曲肘用指节撑着下巴,耐心等了等,没多久便等到南钺迟来的点赞,和一个“好”字评论。

    江景白这才将眼睛彻底弯成两勾,转移去微信阵地。

    这次是南钺先发来的消息[……昨晚太高兴,一时忘了。]

    不问江景白是什么时候发现的,一上来就解释原因,唯恐又坐上撒谎的老虎凳。

    江景白也主动招了[我今天早上看到你手机上的微博通知,悄悄把你关注上了。]

    这条发完,他笑着补充[吓到了嘛?]

    南钺回了一个从江景白这里投去的点头表情。

    江景白回了他一个扑过去牢牢抱住的。

    到了傍晚,两人再次关顾广场对面的地下超市,蔬果区果然又在打折,满满当当地挤着人。他们今天计划简单,不用买很多东西,没有取用手推车,一同挤过人群,在盛放柚子堆的货架边停住了。

    南钺不愧是看了挑拣蔬果小窍门的男人,目光审视地掠过果筐,选出两个颜色形状差不多的红柚,托在手里掂量了一下,留下了其中一个个头大的,把剩下那个放了回去。

    江景白独居太久,以前都是自己照顾自己,对拣菜挑水果这种事情相当熟练。

    南钺刚把柚子拿到手里时他就侧目瞄了一眼,根据经验,果肉都很饱满,不过南钺剔除下去的那个上面尖头相较而言稍长了一点,的确没有留下的那个柚子好。

    江景白正要把视线收回,突然注意到南钺的余光往自己身上瞥了一下。

    江景白起先不解,转瞬彻悟。

    南钺在准备工作阶段已经想方设法过了,现在他也该大吃一惊以示尊重才对。

    “已经挑好了?”江景白配合地问答。

    南钺波澜不惊“嗯。”

    江景白很是自然地低低“哇”了声“好快啊。”

    南钺一脸风轻云淡,牵着他走去称重台排队,沉稳得可爱。

    江景白跟在南钺身旁,舌尖死死顶住上颚,眼睛睁大了努力不显多余的弧度。

    他暗暗对自己念道,江景白,你要挺住,你不能笑,你千万不能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