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新站 > 都市言情 > 民国之小兵传奇 > 章节目录 第九十一章 比武做数
    第九十一章  比武做数

    韩百航暗道不好,林建岳干了件糊涂事,凡事讲求个先来后到,前进索敌支队在奉军之前占的南苑,这就占了个理字,又何必与奉军谈判,只需严锁各处城门,奉军想干什么仍他去,这叫以不变应万变,可他倒好,主动派出参谋长去谈判,人家便会以为你露了怯,不蹬鼻子上脸才怪呢,现在参谋长被扣下了,反倒是前进索敌支队被动了。

    “林副司令,这件事情办的欠妥啊。”韩百航也不好责备林建岳,只能抱怨了一声。

    “唉,我这不心里没底嘛!”林建岳很惭愧的说。

    韩百航大致能理解他的想法,毕竟他是皖军新投直军的,连个正式编制都没有,遇到奉军那底气肯定不足,要是换成第三师的人接管南苑,奉军也只能望洋兴叹了。

    “韩司令,你有什么办法快使出来吧,奉军要是闯进来,玉帅那里可饶不了你我。”林建岳心急火燎的说。

    韩百航瞥了他一眼,摇头道“这件事急不得,传我的命令,南西红门外的官兵手挽手排成人墙站立,对奉军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林建岳忙道“韩司令,这样一来弟兄们会吃亏的。”

    韩百航意味深长地说道“吃亏是福嘛,到时理亏的是奉军,官司打到上面咱们也有话说。”

    又道“命一个团机动待命,你我先不要露面,看奉军耍什么手段,再后发制人。”

    林建岳犹豫道“那我的参谋长……”

    “放心,奉军得好吃好喝的供着,早晚要礼送回来。”韩百航肯定的说。

    林建岳便不在多说了,两人登上城楼,不动声色的看着城下的东进。

    城门下,前进索敌支队的官兵接到韩百航的命令,立即手挽手组成人墙堵住了要往里冲的奉军,奉军则骂骂咧咧,挽起了袖子冲击着人墙,不住有支队士兵受伤倒下,林建岳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但见韩百航一脸平静的样子,他不由得心中佩服,暗想韩百航面临大事有静气,当真不简单,便也学着韩百航沉住了气。

    韩百航却是不知道林建岳给了他那么高的评价,在他心里城下的动静虽然大,可比起战场上敌我拼命差远了,就算死一些人,也没甚大不了的,重要的是看谁先沉不住气。

    “来呀,给我取棋盘来,我要和林副司令对弈一盘。”韩百航道。

    ……

    南苑南大红门外的一处山岗上,奉军副司令张景惠举着望远镜望着城门处的动静,头也不回的说道“都查清楚了没有,南苑里是那支部队?”

    在他身后的一个参谋说道“报告副司令,审问扣下的人,对面部队是直军第三师下的前进索敌支队,这支部队是皖军新投直军的。”

    张景惠冷笑道“我还以为是直军,原来是皖军,那咱就没啥顾虑的了,命令前沿别动火器,给我放开了打,冲入南苑把他们赶出去,把里面的军火全搬空!”

    参谋打了个立正,跑去传令了。

    第二十七师是张作霖的起家部队,军官多是绿林出身,是以整支部队与北洋陆军不同,更像是一支土匪部队,作风剽悍异常,得到张景惠的授意后,他们马上就嗷嗷叫的挥舞着拳脚向着排成人墙的前进索敌支队士兵打去,一时间城门下乱成一片,初时韩百航的军令尚能约束住他们,被打的头破血流还忍着,到了后来奉军士兵接连打到了几十号人,伤者躺在地下惨叫连连,后面的士兵群情激奋,愤而还击,顿时上千人扭打做一团,叫喊声直传数里。

    城楼上,韩百航正与林建岳杀得难解难分,他棋技原本不如林建岳,但林建岳一直心忧城下的混乱状况,分心之下被他吃了数个子,用炮、车困住了林建岳的老帅。

    “林副司令,你这棋再不用心,就要输了。”韩百航瞟了一眼林建岳说。

    林建岳皱着眉头,对韩百航说道“我的韩司令,你怎么还有下棋的闲心,底下打的要死要活的,事情闹大了怎么收场。”

    韩百航轻松道“怕什么,奉军不怕,咱也不怕,我刚才不是调了一个团嘛,全压到城门,其他各处城门要严防死守,戒备奉军偷袭。”

    林建岳霍地站起身道“这样下去不行,我要向玉帅汇报这里的情况,请示对策。”

    “林副司令,稍安勿躁嘛。”韩百航道站起了声,向着城外指着说道“刚才我派人去侦查奉军的情报,人应该快回来了,我有一个计策可以化解面前的难题,就怕你不敢答应。”

    林建岳知道韩百航胆大包天,迟疑道“什么计策。”

    韩百航目光炯炯道“奉军气焰嚣张,肯定不会防我们敢反制他,因此我建议从东西城门各出一个团,迂回到奉军的两翼作出包围态势,截断城门奉军与后方的联系,同时我们集中两倍兵力,把城下的奉军缴了械,奉军绝无反应的时间。”

    林建岳大吃一惊道“缴友军的械,这会不会太鲁莽了,激化了矛盾怎么办。”

    韩百航镇定道“这不是激化矛盾,而是表明不可欺的态度,不过要记住一条,决不能先于奉军开枪,即便奉军开枪,也得忍耐再三之后反击。”

    林建岳显得忧心忡忡,他虽不大同意韩百航的这个计策,但苦于自己也没有良策,只能抱着试一试的想法点头答应了。

    随着命令下达,两个团分从南苑东西们杀出,迅速的对南大红门外的奉军做了倒八字包围态势,就地挖掘战壕工事,同时派出游骑在奉军周围侦查。

    张景惠从望远镜看到了这一幕,不禁大怒道“命令部队给我扫清当面的直军。”

    奉军的部队刚冲出来,前进索敌支队的部队也分别对应拦击,双方朝天放着枪,可谁也不敢第一个指向对方开打。

    就在这时,城内的前进索敌支队猛地涌出大批的部队,挺着刺刀将门口的奉军缴了械,奉军虽然不甘心失败,但又无可奈何,与此同时,韩百航又下令部队将俘虏的奉军全部送回,把阻拦奉军主力的两个团也都撤了回去。

    张景惠吃了暗亏,暴怒异常,亲率着部队再次杀来,同时把工兵调来,他打定主意,大不了就把南苑的城墙炸出一个缺口,反正前进索敌支队总不能防守得住几十里的城墙,无论如何要进南苑军营捞一把,不能空手回去。

    韩百航从望远镜里看到了气势汹汹而来的奉军,他晓得刚才只是热身,真正的考验才算来了。

    “林副司令,我们去会一会张景惠吧。”韩百航一推棋盘,起身说道。

    ……

    张景惠大马金刀的骑着马来到城下,举起马鞭就喝骂道“妈了个巴子的,老子奉张雨帅的命令来接收南苑军营,那个不长眼的敢拦着,别怪老子的子弹不长眼。”

    随着他的话,城下奉军摆好了开战阵势,士兵们哗啦哗啦的拉着枪栓,对着城墙上扬着枪口。

    “不巧了,我也是奉吴玉帅的命令来接收南苑,我部已在顺利接收中,贵军还是请回吧。”韩百航在一群军官的簇拥下走出来,间隔二十余米的时候,他停住脚,不卑不亢的喊道。

    “你他娘的是谁?”

    张景惠看过来,见到韩百航年纪轻轻,便存了轻视,道“把你们这个支队的司令给老子叫出来。”

    韩百航背着手,笑嘻嘻地说道“我便是支队司令,阁下是?”他明知故问。

    “老子是奉军副司令张景惠!”

    张景惠甩了一个响亮的马鞭,指着韩百航厉声喝道“快让开道,你再敢拦着,别怪老子收拾了你们这些降军。”

    韩百航不紧不慢的打着官腔道“张副司令错了,我率领的部队虽是皖军兄弟起义而来的,但我本人是第三师的军官,是玉帅委任的司令官,接管南苑军营也是玉帅的军令,卑职不敢违背,长官若有意见,可向玉帅反应。”

    他这番话说得滴水不漏,让张景惠挑不出不对来,在他身后的林建岳暗中竖起大拇指。

    张景惠是老江湖了,岂不知韩百航的心机,他冷笑一声道“吴佩孚不过是直军副司令,与我职位相当,我才不管他下的什么命令,张雨帅的命令总要大过他下的命令。”

    韩百航暗道厉害,张景惠抬出了张作霖,他还真不好反驳,只能微笑道“张副司令说的极是,只不过直奉毕竟是两家,未能统一指挥,您不必听玉帅的命令,张雨帅的命令也落不到我身上。”

    张景惠不愿和韩百航斗嘴,拿出了土匪的架子,瞪圆了眼睛骂道“你小子听不懂人话怎么滴,弟兄们给我上,谁敢拦着机枪突突了他娘的。”

    奉军士兵齐刷刷的向前一步,传出一片拉枪栓上刺刀的声音。

    韩百航脸色微变,张景惠蛮横,他却不能,猛地回头向军官喝道“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动。”

    说完,他挺直了胸膛走向张景惠,朗声道“张副司令,奉军能打,我手底下的弟兄也不是泥捏的,真打起来你我谁也吃罪不起,还是放下枪,咱们换一个方法来解决。”

    张景惠以为韩百航要退让,暗想现在奉军南苑独吞有困难,两家对半分还是能接受的,便说道“你先说来听听。”

    韩百航笑道“咱们当兵的战场上搏命,靠的是两个本事,一个是枪法,一个是搏杀功夫,既然你我两军为了南苑军营而争执,动武不免伤了和气,我的意思是,咱们两军以比试枪法、搏杀功夫来定输赢,如果我军输了,南苑拱手而让,可要是贵军输了,请立即退走。”

    此话一出,双方人都愣住了,以比试决定南苑军营的归属,未免太儿戏了吧。

    “好!”

    张景惠一口答应,韩百航的这个办法正合他的心意,在东三省两伙土匪因某事起争执的时候,都是以比武轮输赢的,不敢比试的人就是怂蛋,他自忖手底下能人不少,一点不虚韩百航,信心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