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新站 > 都市言情 > 穿成了反派的老婆 > 章节目录 72.072
    此为防盗章  江糖无比震惊的看向夏萝, 比起她那两个儿子来,夏萝要乖多了, 和剧情所写的那样善良懂事。

    她怕表现过多惹起夏怀润怀疑,紧忙收敛视线:“我叫江糖, 这是我三个孩子, 梁深, 梁浅,老大是初一。”

    夏怀润抬起眸:“没想到你这么年轻就当母亲了。”

    江糖尴尬一笑, 20岁生孩子能不年轻吗。

    他神色略微闪烁,唇边笑意不减:“你一个女孩子出门在外的,最好不要那样冲动, 如果刚才我不在这里, 你可能会受伤。敢于反抗固然是好事, 却也要量力而行。”

    江糖从包里取出自己的小瓶喷雾和报警器, 说:“我是有准备的。”

    夏怀润怔了下。

    “不过你说得对, 我的确冲动了, 当时不应该让孩子直接泼, 应该先让他踹那死女人两脚的。”

    静默片刻。

    他低低笑了出来。

    “你很幽默。”

    江糖:“苦中作乐。”

    吃过午餐,几人相伴而出。

    夏怀润抬起手腕看了眼表上时间, 瞥过江糖:“时间不早,我们要回去了。”

    “那路上小心。”江糖冲他摆摆手, “今天谢谢你了。”

    他没说话, 从口袋里取出一张名片递了过来, “有事可以找我。”

    江糖低头, 坚硬的材质上,印着一行鎏金小字——奇迹影业董事,夏坏润,电话……

    她皱皱眉,如果剧情没有弄错的话,现如今的奇迹影业应该还由夏萝的父亲掌管,为什么……突然变成夏怀润?

    又带着孩子们玩了一个多小时后,江糖驱车回家。

    一路上她心思烦乱,隐隐觉得有些奇怪。

    《恋与奇迹中,夏萝五岁失去双亲,奇迹影业被华天收购,十年后,夏萝正式进入娱乐圈,开始调查父母死因,最终,一切矛头指向华天总裁林随州。为了保护自己的父亲,林初一动用手段阻挠着夏萝,却最终爱上了她,而林随州的二儿子不惜为夏萝反水,背叛生父……

    在那十五章的游戏剧情里,并没有出现夏怀润这个人。

    如若奇迹影业真的换了主人,那便说明……夏萝父母已经逝世。

    四十分钟后,江糖回到江家。

    刚一进门,她便看到沙发上看报纸的林随州。

    浅浅正和林随州赌着气,走过去对他哼了声,抱着包跑上了楼。

    其他两兄弟和林随州问过好后,也各自回到房间。

    现在客厅只剩下了他们二人。

    “今天过得怎么样?”

    江糖踢掉高跟鞋,长呼口气摊倒在沙发,“差点死了。”

    他放下报纸,深邃的双眸落了过来,语气瞬间凝重;“怎么了?”

    “这就要问你两个好儿子去了。”

    林随州攥攥拳,起身就要上楼盘问。

    “哎,我有事问你。”江糖拉住她的手,“你知道夏长东吗?”

    他皱眉:“你问他做什么?”

    “那你是知道了。”

    林随州笑了下,重新坐到江糖身侧:“奇迹影业的创办者,原来奇迹影业的执行董事。”

    江糖看有戏,抓着林随州就问:“那他现在在哪儿?”

    林随州表情变了又变,看着江糖的眼神格外意味深长,他双唇微动,手指向下:“地狱。”

    “……”

    江糖……后背一冷。

    “……死了?”

    “嗯。”他漫不经心道,“大概在三年前,他们前去参加一场活动,司机酒驾,又逢雨夜,车子冲破防护网,连车带人都甩下山崖。”

    江糖若有所思。

    游戏剧情中,夏长东夫妇的确是这样死的是,不过酒驾的司机是林随州那边的人。

    难不成……

    江糖惊恐打量着他,她老公提前动手了?

    正愣着,林随州眼见发现一抹黑色从她兜里露出,他眯眯眼,两只手指将那张黑色名片夹了出来,“这是什么?”

    江糖总算回神,抬手就要去抢。

    他大手拦住,扫过名片:“夏怀润?”

    “……”

    “这就是你和我打听夏长东的理由?”

    “我我我……我就是随口问问。”

    林随州将名片揉碎成一团,“我不限制你的交友,但夏怀润这个人还是算了吧。”

    闻到卦之气的江糖再次凑上前:“他怎么了?我觉得挺好的啊,今天还帮我解围了呢。”

    林随州表情似是沉了下,语调也不像先前那般温和:“至今圈里都有一个流转,说夏董事之死和夏怀润有关,毕竟两人同父异母,为权杀人也不是不能。”

    江糖往后退了下,呆呆道:“我觉得他挺好的呀……”

    林随州眸光一锐,反手将江糖死死按在柔软的沙发上,温热的大手死捏住她的下巴,“你刚说什么,我没听清。”

    江糖:“……”

    江糖……保持微笑。

    “我没、没说什么。”

    “哦?”他挑眉,“我怎么听你说别的男人挺好的。”

    江糖嘿嘿一笑:“没你好没你好,论说谁好你最好,论说谁屌你最屌。”

    林随州扫过她的唇,“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油嘴滑舌。”

    江糖不怕死说:“因为你只了解我的身体,不了解我的内在。”

    “……”

    她这话并不假,从记忆来看,林随州和她没有一丁点共同语言,有时候一天都说不了一句话,若逢林随州出差,那更好了,十天半个月都不会有任何交流。

    林随州缓缓松开手,垂下的眼睑似是若有所思。

    “以前我是不怎么关注你。”

    “不过……”他抬起眸,“我以后会多加照料你。”

    江糖:“……”

    还是别了,她一点都不想让反派老公多加照料。

    *

    江糖始终对夏家抱有疑虑,晚上洗完澡的第一件事就是上网搜罗夏长东车祸之事,如同林随州所说的那样,各大媒体都猜测夏怀润是幕后注视,猜测归猜测,又没有实际的证据,最终热度逐渐消失。

    她想了想,又回车输入夏怀润。

    不搜不知道,一搜吓一跳。

    夏怀润竟然是个青年画家!

    甚至还举办过两三场展览会,只是网上流转的作品少之又少,就算搜到几张也是模糊不清。

    算了,不管这样了,她还要去找小儿子算账呢。

    江糖正要关闭网页,就见右下角跳出一个窗口。

    [震惊!“熊孩子”在快餐店恶意伤人,竟是被家长指示?]

    下面附带一张小图。

    江糖凑近一看,虽然图片被打了马赛克,可是……越看越觉得眼熟,那件上衣,那条裤子,嗯……

    她瞪大眼,可不熟悉,这不就是她!

    她上新闻了?

    怀着好奇之心,江糖点开链接,结果不看还好,一看差点把她气吐奶。

    内容明晃晃写着:游乐场某餐厅,貌美年轻的白领女士带三个孩子霸占座位,并且教唆小孩对无辜的一家三口泼咖啡,下面配有一条三十秒短视频,视频并没有拍到江糖的脸,却清清楚楚录下了她指挥儿子的声音……

    江糖是混过娱乐圈的,早就知道媒体一杆笔的厉害,但像这样混淆是非,瞎扯淡的还是第一次见。

    下面评论也都是在指责江糖的,心疼被泼可乐和奶茶的家长孩子,再有严重点的都是辱骂,甚至有人扬言要人肉出她。

    坐在屏幕前的江糖撸起袖子,直接搜到了那家媒体的联系方式,随后拨通电话。

    然而电话始终占线,她一边播一边打开微博,短短一下午的功夫,江糖便以熊家长这条话题挤入热搜。

    她现在又好气又好笑,自己上过的热搜无数,可……可还是第一次上社会板块的热搜。

    五分钟后,电话终于拨通。

    江糖拿起手机,开启录音,声音格外锐利:“请问你们是东方速报吗?”

    电话里客服的声音甜美:“是的,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吗?”

    江糖鼠标翻动着页面:“今天下午一点,东方速报的记者赵峰在网络上发布了一条名为[震惊!“熊孩子”在快餐店恶意伤人,竟是被家长指示?’的新闻。”

    她说:“我就是那个熊家长。”

    “……”

    “…………”

    突然沉默。

    片刻,客服再次开口:“那您是想和我们说明情况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