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新站 > 都市言情 > 穿成了反派的老婆 > 章节目录 43.043
    此为防盗章  上辈子她正儿经学过几年芭蕾, 就连这具身体都有舞蹈基础,就算说出去也不会惹人怀疑。

    夏怀润却说:可是萝萝想学古典舞, 她说像仙子……

    她这话也不是吹牛逼。

    作为演过嫦娥, 武媚娘, 九天玄女的中国好演员, 古典舞自然也在必备项目中, 如今教一个小姑娘自然不在话下。

    江糖的计划很简单。

    她现在必须接近夏怀润,因为只有在他身边, 才能拯救自己的生命。

    那串省略号让江糖倍感不妙, 急忙说:夏总,我上有老下有小,可怜巴拉没人爱, 老公外面水性杨花, 包养四奶, 您就让我试试,如果你说不行,我就去去餐厅端盘子, 反正也能凑合凑合养家糊口。

    她这话逗笑了夏怀润,直接给出一串手机号和地址,然后说:那你周六有时间过来吧, 不过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因为我大哥大嫂去世的关系, 萝萝有时候会情绪偏激。

    江糖暗暗记下地址,不由松了口气。

    现在她要准备准备,免得到时候被刷下来,不过再开始前,还是要和林随州通告一声。

    晚上把孩子们都安睡下后,江糖面色严肃的将林随州叫来房,来了个面对面谈判。

    “林先生,我有话和你说。”

    她神色肃穆,林随州当下皱眉:“你又出轨了?”

    又这个字用的非常绝妙。

    江糖表情有了裂痕:“请你不要从门缝里看我。”

    “哦。”他冷冷淡淡,“离婚?”

    江糖:“……”

    江糖:“你这个人怎么这样?”

    下一秒,江糖搓着手手,一脸谄媚:“要是离婚的话,你分我多少家产,你放心,孩子我不会要的,三只都是你的。”

    “……”

    林随州突然拿起手机,调出前置摄像头,对准了江糖:“美吗?”

    屏幕里江糖眉眼如画,眼波潋滟,她可劲点头:“美。”

    林随州淡淡一笑:“没你想得美。”

    江糖:“……”

    “明天我要工作,你到底想说什么。”

    老男人真无趣,怪不得追不上未来女主角。

    江糖不屑的瘪瘪嘴:“我也要去工作了。”

    他神色间总算有了表情,眼睑微抬,眸光浅浅:“嗯?”

    江糖一本正经道:“作为21世纪的女性,不能做依附男人的菟丝草,所以我决定自力更生,丰衣足食,出去工作,如今和你说这些只是通知你一声,并不是寻求你的意见,以上。”

    “什么工作?”

    “教小孩子跳舞。”

    “嗯,好。”

    “……”

    “…………”

    “……你答应了?”江糖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林随州唇边的笑意深了深,幽邃的瞳眸闪烁着促狭的光,“怎么,难不成你不想让我答应。”

    “没有,我只是有些意外。”江糖说,“我以为你会说什么家里很有钱,不需要上班,你好好教育孩子这种话。”

    他上前拍拍她的肩膀,苦口婆心:“江女士,21世纪了。”

    “……”

    距离周六还有五天时间,江糖决定从第二天开始就早起锻炼,毕竟这幅身体已经有好几年没接触过舞蹈。

    次日天还没亮,江糖就被重物压醒。

    她迷迷糊糊睁开眼,隐约见东西在自己身上耸动,一瞬光景,她睡衣脱落。

    江糖哼唧一声,似睡非睡的挣扎两下:“滚开。”

    林随州的大手抚上她光滑的皮肤,虽说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可她保养的非常好,该圆润的地方圆润,该紧致的地方也紧致,纵然灵魂不太有趣,肉体也足以让他着迷。

    “啊呀,你烦死了。”江糖被摸的一阵火大,抬脚踹了上去,只听一声闷哼,世界瞬间清净。

    她拉过被子,翻了个身,嘟囔两声继续睡了过去。

    林随州捂住腹部,盯着她背影看了半晌后,怨念无比的躺下,对着江糖的背影自己解决。

    他发出的鼻息粗重,江糖刷的下睁眼,一扭头就对上他那不可描述的动作,眼睛狠狠跳了下,裹着被子赤脚下床,江糖随便找了个客房继续睡。

    早七点。

    江糖下楼来到餐厅。

    “初一他们呢?”

    “他们想吃米记粥铺的包子,我让司机带着去了。”

    “哦。”江糖应了声,默不作声低头吃着早餐。

    突然,她感受到对桌传来的视线。

    “过后我们去医院吧。”

    江糖一脸莫名:“你不舒服?”

    林随州说:“给你看。”

    江糖:?

    “我觉得你性冷淡。”

    江糖:??????

    “你、你说谁性冷淡?”

    他直言:“你。”

    江糖……突然不知说些什么。

    她气的放下勺子:“兄弟,凭良心说,你每天四五点被吵醒,不生气吗?拜托你正常点好不好?”

    林随州似是微微鼓了下腮帮,眼神中是浓郁的不满。

    “再说了,你套都没戴,出人命怎么办?”

    江糖虽然没生过小孩,但从这具身体给出的记忆来看,是非常可怕的,她原本就想做个丁克,现在可好,穿越过来一下子儿女双全,倒是给她省了心,可要是不下心有了……光是想想就全身打颤。

    “好吧,我错了。”

    江糖瞥他一眼:“本身就是你错了。”

    林随州没再说话,默不作声吃完早餐,起身出门。

    林家有专门的舞蹈室,只不过没用过几次,她换好衣服,先做了会儿热身后,开始练习基本功。只有基本功扎实,舞蹈动作才会扎实。

    这具身体非常柔软,即使多年没有练舞,腰肢和腿部也不见僵硬。

    她不知不觉在练功房待了一天,直到门口传来动静,江糖才回过神。

    梁深和梁浅拎着小包在门口,瞪大眼睛看着她。

    江糖收敛视线,慢慢下腰,“放学了?”

    “嗯。”梁深呆呆点头。

    她抬起手,轻轻旋转一周,梁浅眨眨眼,稚声稚气:“妈妈,你好像天鹅。”

    江糖笑了:“你再说我好看吗?”

    梁浅笑容浅浅:“好看。”

    被夸了一顿的江糖心情颇好,又当着孩子们的面跳了一小段天鹅湖。

    窗外树影摇曳,阳光斑驳,她腰肢纤细,五官美颜,真真是一副极美的光景。

    梁浅觉得眼前的妈妈有些陌生,不管何时,母亲对待他们永远都是唯唯诺诺的冷淡模样,不会笑,不会说话,更不会像现在这样,跳这般好看的舞蹈。

    “难看死了,丑小鸭差不多。”梁深哼了声,拎着小包跑了出去。

    江糖瞥过一眼:“你有种过来再说一遍?”

    “我说你丑死了!”

    隔着回廊,他的声音带着几分回音

    江糖看了眼时间,她关闭音乐,抓起毛巾胡乱擦拭几下脸上的汗水。

    “你哥怎么了,心情不好?”

    梁浅摇摇头:“哥哥的大班老师留了作业,好像是让妈妈哥哥在家里的表现,然后哥哥就很不开心。”

    “表现?”

    江糖笑了。

    她来到梁深房间,一眼便看到坐在桌前,对着作业本闷闷不乐的梁深。

    梁深抬起头,鼻翼皱皱,没有好气说:“你来做什么?”

    “你们老师不是给留作业了?我想看看。”江糖拉开椅子坐下,伸手抽出放在他面前的作业本。

    上面印着一行黑字——让妈妈说说你在家的表现。

    梁深咬唇:“你、你就随便写两句。”

    江糖来回翻了翻:“我很不喜欢你对我用‘你’这个称呼。”

    梁深不情不愿:“妈妈。”

    她放下本子,目光直视着眼前不大点的孩子,语气平静:“之前我很想和你单独谈谈,不过一直没找到机会。”

    梁深心里一紧,半天没敢抬起头。

    “上次游乐场,门是你锁的吧?”

    他张大眼:“我没锁。”

    “你不说实话也没关系,毕竟事情过去,我也不想追究。”

    梁深神色着急:“我真的没有锁!”

    “行了。”江糖加重语气,果真,梁深低头安静下去。

    江糖看着他:“不过身为母亲,我很想知道你为什么讨厌我,为什么处处和我作对?是有人教唆你这样做,还是你发自肺腑的厌恶我,看不起我。”

    梁深歪歪头:“发自肺腑是什么意思?”

    江糖:“……就是来自内心的真诚的话。”

    梁深似懂非懂:“那差不多吧。”

    “什么叫差不多?”

    “就是发自肺腑啊。”

    江糖被气笑了:“你倒是会学以致用。”

    她取出根铅笔,开始在作业本上写字,梁深一惊,“你干嘛?”

    “写你的家庭作业。”

    梁深一脸紧张:“你你你、你怎么写?你不要乱写的,要是刘老师见了,会、会误会的。”

    “我当然不会乱写。”

    江糖三下两下就写好评语,她笔锋利落,字迹略显缭乱,一眼看去却意外的好看,梁深看不懂连体字,辨认半天只认识自己的名字。

    “你……你真没乱写?”

    江糖手指对天:“我保证没有乱写,我要是乱写,你就认我当妈。”

    “哦。”梁深信了,心满意足收好作业,拿起篮球向外跑去。

    结果第二天。

    梁深就哭着跑回了家,进家第一件事就是把包向她丢来,林随州眼疾手快,一把拦住。

    他皱眉:“林梁深,你疯了?”

    “她是个骗子!”梁深边哭边指责着江糖,“她在作业本上乱写,害我被刘老师骂了!我讨厌你!!!!你不再是我妈妈了!!”

    梁深抹着眼泪,大哭着跑上楼。

    林随州一脸莫名其妙,低头看向包,伸手拉开包链子,取出了那本作业。

    上面写——

    [林梁深同学,行事作风极差,不懂礼貌,大呼小叫,浪费粮食,对母亲出言不逊,希望刘老师好好教育,不要让他长成除了脸一无是处的二世祖。

    妈妈江糖留。]

    林随州:“……”

    江糖耸耸肩,一脸无辜:“和我无关,我实话实说罢了。”

    林随州:“…………”

    夏怀润的出面成功扭转局势,原来还骂江糖的立马翻脸,改去人肉另外那一家三口,就连东方速报的微博都爆了。

    也许是为了蹭热度,事到如今,东方速报依旧没有删除原来微博,像是无事发生一样将那条本末倒置的新闻挂在置顶上,明晃晃给点进来的人看。

    自然,这行为又是惹来一顿骂,纷纷让东方速报删博道歉。

    林随州再次打通那个电话:“不需要监控了。”

    收回手机,默不作声看向窗外。

    *

    江糖原本做好了舌战群儒的准备,哪曾想画风突变,自己从“熊家长”变成“神奇女侠”,她本人也觉得神奇,最后发现是有人出面。

    望着夏怀润的头像和三千万的粉丝,她不禁陷入沉默。

    谢自然是要谢的,毕竟此事于他无关,帮是情分,不帮也无可厚非,尤其他这么大一人物,实在没必要管这种事情,一不小心就会被贴上炒作的标签。

    江糖咬咬唇,之前那张名片早就被林随州丢垃圾桶了,抱着试试的心态,江糖点开私信。

    没想到夏怀润很快回应。

    “……”

    静默。

    这是在安慰她?

    江糖笑了,说:“谢谢夏先生,不过我每天开心的事很多,实在没工夫为他们言行难过。”

    江糖想了下,还是打字说:“夏先生你随时都在看私信吗?”

    也是,他一个大人物,哪有空看这么多私信。

    事情暂时解决,江糖放下手机,开始看今天的任务,结果一点开窗口,就发现昨天任务尚未完成,扣除生命值三十天。

    江糖一脸黑人问号。

    “小可,我怎么就没完成,你给我说清楚。”

    脑海里传来小可声音:“任务是得到梁浅的‘妈妈,我爱你’,宿主你的确没有完成,按照规定,这是要扣生命值的。”

    ?????

    操!

    她忍不住骂出声。

    小可又说:“宿主要注意哦,你的时间不多了,你可以在个人面板差点自己所剩生命。”

    江糖按照小可指示,在面板处找到一个个人信息。

    个人信息:江糖。

    生命余额:11个月零三天七小时十分四十二秒。

    “……日你。”

    她压下火气,点开今天份任务,发现除了每日任务和支线任务外,又多了一行金色的主线任务。

    江糖皱眉咬唇。

    人物主线任务倒是好说,不过上面的……

    拯救奇迹影业,改变必定结局。

    也就是说,奇迹影业最终还是会被林随州收购,而最终死亡的人也就是夏怀润?

    “那原来夏萝的父母呢?我记得游戏里并没有夏怀润你这个人,你们到底在做什么?”

    “您的到来会引发蝴蝶效应,细节虽会改变,结局却已注定,您只要记得,如果夏怀润死亡,您也将会马上消逝,他活的越久,你活的越久,你们的生命是绑定的,您可以在任务进度里查看夏怀润所剩的生命余额。”

    江糖又点开那行金色任务,果真在上面看到标红的夏怀润的名字。

    夏怀润:28岁,奇迹影业董事长,所剩生命三个月。

    任务提示:小心明火。

    三个月……

    江糖惊了。

    “当然,您可以把你的生命值充值给夏怀润哦,不过系统建议,非紧急关头,不可使用此方法,这对你的反噬会非常严重。”

    对于小可的话,江糖并没有听进去多久。

    她在思考一个问题。

    首先是她的到来,如果是单纯拯救奇迹影业的命运,系统一定会让她成为夏怀润身边的人,而不是穿越成为林随州已故的妻子,她的人物主线更不会什么贤妻良母,再联合群里的其他人和系统口中的隔壁群……

    江糖唇边勾笑,眼前骤然明朗。

    “小可,我有个猜测。”

    “请说。”

    “假设我现在处于一个全自由的游戏世界里,你扮演的是什么角色?”

    在她问完这话时,小可骤然没了声音。

    江糖笑道:“你说是续我的命,不如说是续自己的命。”

    “你、你在说什么啊?”

    “突然从女王变成太监的宁陵,世界毁灭却成为丧尸王的田甜,天生从恶偏心向善的撒旦,心思纯良却让她为非作歹的圣母,再然后,从星光璀璨走向柴米油盐的江糖。这些都是你的宿主,你给我们布置一个又一个任务,每个任务都很刺激,当然,对我们来说是要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