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新站 > 都市言情 > 穿成了反派的老婆 > 章节目录 25.025
    估计是江糖的威慑有了作用, 今天的日常任务非常正常, 奖励也比先前多了十倍。

    任务内容是[和林随州说出这句情话“你脸上有东西, 有点帅哦。”]

    生命值奖励30天。

    她对此很是满意, 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来到做早餐的林随州面前。

    “干嘛。”他还在记恨昨夜的事, 到今天依旧阴沉着眼, 即使江糖在他眼前, 他也没有准备看她的意思。

    “林随州,你脸上有点东西。”

    “有什么。”

    江糖说:“有点帅哦。”

    气氛猛然沉默。

    林随州掌勺的动作停下,终于抬起了头,他浅笑望她:“你脸上也有些东西。”

    江糖配合的:“我知道我美, 不用你说。”

    林随州:“有点不要脸。”

    “……”

    说话就说话,这人怎么还人身攻击上了?

    讨厌。

    她赌气的没搭理他, 扭头去洗漱化妆。

    林随州余光瞥去, 抿唇偷偷笑了下, 等脚步声再次逼近时, 男人立马板起脸, 权当无事发生, “做什么?”

    “爸爸。”

    是初一。

    林随州内心叹息,觉得自己有些愚蠢。

    “怎么了?”

    “梁深和浅浅单独在家,没关系吗?”

    “有保姆看着, 不会有事的。”

    “……哦。”初一没再多问, 垂着脑袋出了厨房。

    早餐过后, 江糖前往夏家。

    快结束时, 她收到了林随州发来的短信, 说带着初一去了高尔夫球场,江糖淡淡回了个好字后,继续专心当自己的老师。

    夏萝听话,也好教养,即使担心江糖抢走她小叔叔,也没说什么过分的话。

    “留下吃午餐吧,今天做四川菜。”

    刚从舞蹈室出来,江糖就收到了好夏怀润的邀请。

    她摇摇头;“今天算了,孩子还在家呢。”

    “好吧。”夏怀润也没强留,“那我们下周见。”

    “下周见。”

    告别夏怀润后,江糖驱车离开。

    到小区门口时,她瞥到一个妇人徘徊在楼下。

    妇人略显低矮,穿着条不太适合的长裙,脖子上的金项链在阳光下折射出刺眼的光,江糖眯眯眼,收敛视线淡然绕过,可就在这时,妇人一把拉住了江糖。

    “好呀,这才几个月没见,就假装不认识我这个妈了?”

    妈?

    江糖看了过去。

    妇人长相偏向刻薄,一双鱼眼死死瞪着江糖,不由让她脚底发凉。

    乔秀莲,江糖的生母。

    也就是她把江糖送到了林随州床上。

    还记得当初,乔秀莲原本是林家的临时保姆,她本来就贪慕虚荣,尤其欠下一屁股赌债,顿时对着林家庞大的家产动了歪心,刚巧得知女儿和林随州一个高中,于是下面发生的一切都顺理成章。

    嫁入林家后,林随州给原主的钱几乎都落入到了乔秀莲口袋里,可以说,原主懦弱的性格有一部分都因为这个母亲。

    她贪婪自私,无情寡义,人性的所有不堪都被她诠释的淋漓尽致。

    江糖余光环视,进出的人来来往往,她不想自己成为焦点,于是说:“先进来吧。”

    说完,给了乔秀莲一个高傲的背影。

    乔秀莲刚从s城过来,她隐约觉得闺女有些不对劲,具体哪里不对劲也说不出来,就是气场……让她很不舒服。

    进门后,乔秀莲对着一百多平的房间露出嫌弃的表情:“你看看你这是住的什么地方。要不是我去林家找你,还不知道你搬出来呢,现在马上收拾东西给我搬回去。”

    江糖随手把车钥匙丢在一边柜子上,直接甩开脚下的高跟鞋,赤脚来到冰箱前,从里面取出一罐饮料,“搬哪儿?”

    “还能搬哪儿?当然是搬回去!”

    她扣开拉环,嘲弄瞥她一眼:“如果我说不呢。”

    “江糖你是疯了吧?这好生生分什么居,现在马上收拾东西和我走。”

    说着,乔秀莲就要上前拉她。

    江糖后退几步,不动声色避开她的手,一双狐狸眼淡淡看着眼前的“母亲”。

    “在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会和初一住在这里,我不希望你打扰到我们的生活。”

    很长一段时间……

    这句话彻底触怒乔秀莲,她不可置信看着江糖:“你说要带初一住这儿?我看你真是脑子进水了,你知道有多少女人看着你的位置吗?当初要不是我,你能安分坐上林家太太这个位置?你赶紧给我走!”

    自从女儿嫁入豪门后,乔秀莲也跟着沾光见识到不少富豪太太,她们表面风光,背地里是说不出的凄惨,老公外面包养小三小四,无数钱财哪里轮得到她们花,就算穿的精致,也只是为了男人面子好看,里面虚的很。

    乔秀莲可不想让女儿变成这样,到时候她被抛弃不要紧,自己可一分钱都拿不到了!

    江糖清楚乔秀莲再想什么,原著剧情里“江糖”惨死,这个母亲面都没露一下。

    对她来说,女儿只是一台长久提款机,里面有钱时每天问候,空了里面溜之大吉,哪里的母女之情,血浓于水。

    江糖冷眼看着乔秀莲,“我不走,也不会走。你以后不准和我拿一分钱,更不准和林随州拿一分钱。”

    她说:“既然你今天来了,那我们就把话摊开说,我憎恨你,厌恶你,你让我恶心,可是你生我养我,是我的母亲,作为女儿,我不能拿你怎么样。”

    乔秀莲不可置信的看着江糖:“你再说什么胡话呢?”

    江糖继续说:“可是这些恩情,从你为了钱财给我下药,就已经还清了,你从我这里拿过的远远超过你的付出。从此后,你不要出现在我面前,我更不会再给你一分钱,我们就此两不相欠了。”

    乔秀莲愕然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知道江糖的性格,软弱无知,任打任骂,对她更是言听计从,说一不二。只是乔秀莲怎么也想不到,她今天会说这番话。

    江糖眼中的冷漠让她心惊,更愤怒。

    “你说我为了钱?我还不是为了你!”说着说着,乔秀莲坐在地上大哭起来,“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混账啊!家门不幸啊!!我们就等随州回来,等他给我评评理!”

    “好啊。”江糖拿着饮料淡定坐回到沙发上,“我们就等林随州回来。”

    “我做那一切还不是为了你!”乔秀莲干嚎着,眼睛里一滴泪都没有,“你成了富太太,就想一脚踹开你老娘,你要是真敢和我断绝关系,我就去告你!我要告死你!不,我要从这里跳下去!让你颜面扫地!让人看看女儿是怎么逼死自己亲妈的!”

    说着,乔秀莲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直接来到阳台前推开了窗户。

    因为激动,乔秀莲的面容扭曲:“如果你不搬回去,我就从这儿跳下去,让你再也见不到亲娘!”

    她眨了下眼,突然转身进了厨房,再出来时候,乔秀莲看到她手上多了一把明晃晃的菜刀和一条不知从哪里搞来的亚麻绳。

    江糖将两件东西送到乔秀莲面前,语调冷酷,看着乔秀莲的眼神更是薄情:“今天周日,进出的人多,你跳楼可以,砸死人就不好了,就算砸不死人,砸到小猫小狗也不好,你也知道,这年头宠物都比人命值钱。”

    “你……”

    没等乔秀莲发火,江糖便继续补刀:“菜刀锋利,割大动脉死得快,但是血液会四处喷溅,很难打扫。你要是真想死,我建议你上吊,干净又方便,也能有个完整的全尸。”

    说完,江糖浅笑盈盈把两样递过去:“选吧。”

    乔秀莲身子哆嗦成一团,看着那锋利的菜刀,乔秀莲的眼泪真的落了下来,不知是吓得还是气的。

    此刻,她真觉得自己闺女被魔鬼附身了,以前的女儿那么乖,大话都不敢说一句,现在可好,直接逼人上吊。

    乔秀莲攥紧双手,抬手就向她脸上掴来:“你个不孝女!”

    她几乎用了全身的力气,一巴掌打得江糖连连后退两步。

    耳朵嗡鸣,脸上被长长的指甲划开一道血痕。

    江糖伸手一抹,指尖上沾了一片血色。

    她深吸口气,很淡定的放下手上东西,随后——

    啪!

    打完左脸后,她又对着乔秀莲的右脸来了一巴掌。

    江糖死扯着乔秀莲发丝,将她狠狠抵靠在冰冷的玻璃上。

    她的眉眼倒映在明窗里,垂下的眼睑冷漠无情。

    乔秀莲不甘挣扎,却无法撼动江糖丝毫。

    江糖逼近,声音蚀骨的冷:“不孝女?你有什么资格说我是不孝女?”

    “你敢打我……”

    “我打的就是你!”她声声锐利,“以往我顺从你,因为你是我的母亲,可现在,不管是为了初一,还是为了我,我都不会再听你一句话。我原本想给你留些情面,可是你……得寸进尺。”

    “我告诉你。”江糖的胳膊按压住她的身体,“你不要逼我,你若是把我逼急了,我可不在乎什么母女情长。”

    她的表情太过可怕,不断传来的压迫感让乔秀莲脚下发软。

    可是乔秀莲心有不甘,更多的是屈辱,以前她任打任骂,现在竟敢还手,竟然威胁她。

    “我还不是为了你!还不是为了你过上好日子!你看看你,林家太太当的多舒坦,如果不是我,你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混生活呢!”

    江糖眸光暗暗,“如果不是你,我又哪里会落得这种地步……”

    她原本是个19岁的少女,青春正好,大美年华。

    尽管知道一切都是原著剧情里必定的走向结局。

    江糖却仍然不由替她惋惜。

    她应该是恨得,只是这些愤恨发泄错了对象。

    突兀的门铃声骤然响起,打破她与乔秀莲不安的氛围。

    乔秀莲灰暗的眼睛里有了光,满怀期待的看向门口的方向。